三聯文學網 > 網游小說 > 艾澤拉斯死亡軌跡 > 69.北地風云.巖石大廳
    但凡是重要的軍事設施,都會在主城之外設立防御性質的哨崗和圍墻,在戰爭時期尤其如此。

    而泰坦之城奧杜爾的建立時期,正好是在泰坦守護者們奉泰坦之命,組建鋼鐵軍團對抗上古之神的黑暗帝國的時代,因此,在泰坦之城奧杜爾之外,也有一座環形的鋼鐵圍墻拱衛著這座神圣的城市,而在圍墻兩側,建立著奧杜爾之外的哨崗,或者叫衛城。

    “在我的記憶里,巖石大廳是土靈們的駐扎地,也是土靈的繁育地之一。”

    在探險者協會位于雪流平原的大本營中,女性守護者艾隆納亞正以魔法幻象的形式,對眼前的眾人解釋著眼前這副用古怪的科技,印刻在石板上的奧杜爾地圖,同時還講述著關于奧杜爾的故事。

    “在我的時代,土靈是雷鑄軍團中首屈一指的塑造者,他們善于使用大地的力量,來為雷鑄士兵們治療傷勢,同時土靈也是強大的施法者,他們的大地魔法威能強大,而土靈的國王是尤雷爾.石心,他被守護者們賜予了神圣的造物權杖,穆拉丁隨身攜帶的,就是那瓦蘭納爾圣錘的碎片,這飽含泰坦之力的權杖伴隨著尤雷爾.石心的死亡而徹底崩潰。”

    艾隆納亞非常人性化的嘆了口氣:

    “總之,在數萬年前,我跟隨偉大的提爾離開奧杜爾的時候,土靈們應該還生活在巖石大廳中,在叛徒洛肯掀起的叛亂中,他麾下的雷鑄士兵試圖攻入巖石大廳,但屢次失敗,也不知道那些土靈現在怎么樣了。”

    “也就是說,巖石大廳就是土靈和矮人的起源地?”

    布萊恩的小眼睛散發著光芒,他認真的問到:

    “那么偉大的先祖艾隆納亞,您覺得我們能在其中找到關于矮人起源的秘密嗎?”

    “布隆贊,我已經說過很多次了。”

    艾隆納亞有些無奈的解釋到:

    “矮人就是土靈在遭受血肉詛咒之后演化的生命,們起源就是土靈,而關于土靈的故事,我已經向描述過很多次了,我只能告訴,在巖石大廳最深處,有一座可以衍生土靈的泰坦引擎,但即便是們掌握了那引擎,制作出的也只能是純粹的土靈而并非矮人...實際上,們的血肉轉化是不可逆的。”

    “我也并不希望們將那大地引擎用于戰爭...在我看來,們和亡靈之間的戰爭是完全沒有意義的,那只是愚蠢的內耗而已。”

    “那是我們的事情,艾隆納亞閣下,鐵爐堡必須被奪回來!”

    坐在另一邊的穆拉丁沉聲說:

    “我們當然不會逼迫遠古的兄弟加入我們的戰爭,但您也向我們保證過,奧杜爾里隱藏著能幫我們打贏戰爭的科技...”

    “是的,那里確實有們需要的戰爭兵器。”

    女性守護者艾隆納亞有些不情愿的說到: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就在閃電大廳,那座大廳的戰備倉庫里應該有兩支建制完整的,沒有被激活的雷鑄軍團,那是一支可怕的力量,而在奧杜爾的前廳,上千個風暴信標中也藏有數目龐大的鋼鐵生命軍團,那是曾經正面擊潰過上古之神的黑暗帝國的軍隊,但說實話,我并不建議們直接前往這兩個地方...”

    “閃電大廳是背叛者洛肯的行宮,如果他還在那里,那么僅僅依靠們這些戰士,是不可能擊敗他的,洛肯是智慧的守護者,他所喚引的閃電能輕易的殺死們所有人,而們也看到了地圖,如果不打開閃電大廳和巖石大廳的道標,們根本不可能進入奧杜爾的內城...”

    艾隆納亞的話音落下,穆拉丁和布萊恩對視了一眼,這位矮人的戰爭親王輕咳了一聲:

    “那么,您的意思是,建議我們先去巖石大廳?”

    “是的!”

    女守護者并沒有掩飾自己的期待,她坦然的說:

    “首先,巖石大廳的內部有座遠古法庭負責管理所有泰坦造物的權限,如果能通過法庭的檢測,那么布隆贊所擁有的泰坦造物權限就會被再次提高,這就意味著布隆贊可以在進入閃電大廳之前,用巖石大廳的泰坦操作臺,遠程鎖死閃電大廳內部的雷鑄軍團的啟動權限,這樣背叛者洛肯就只能孤身和們戰斗。”

    “其次,我記得前不久們在雪流平原邊境遇到過一些本地的土靈后裔,們說他們不愿意和們接觸,我想這大概是因為們身上的血肉詛咒的原因,但如果布隆贊可以通過遠古法庭的檢測,那么那些土靈很可能就會站在們這邊,也就是說,在進入奧杜爾的時候,們會多出一支援軍。”

    “最后是我的一點私人的需求。”

    艾隆納亞的魔法幻象揮了揮手臂:

    “我的軀體已經破損太久了,而在巖石大廳的內殿,應該有幾具女性守護者的后備軀體可以承載我的思維核心,我已經受夠了沒有實體的糟糕感覺了。”

    這位女性守護者的話音變得低沉,其中也帶上了一絲殺氣:

    “2萬年前,背叛者洛肯用惡心下流的陰謀害死了偉大的正義守護者提爾,作為提爾大人的副官,我有責任為提爾大人復仇!作為守護者的一員,我更有責任親手砸碎洛肯那個罪魁禍首的腦袋!”

    艾隆納亞抬起頭,看著眼前的兩個矮人和熊貓人,她沉聲說:

    “雖然我對們的戰爭沒有什么興趣,但布隆贊,還有穆拉丁,如果們能幫我處死背叛者洛肯,我就幫們喚醒閃電大廳和奧杜爾中的雷鑄軍團...然后把它們的指揮權交給們,而那兩支軍團,足夠幫們奪回自己的城市了,但必須提前答應我,不能將這軍團用于對其他文明的戰爭!”

    “沒問題!”

    穆拉丁一口答應下來,而艾隆納亞又叮囑了一些關于巖石大廳里的危險之后,便在魔石的魔力消減之時將自己的意識收回了意識核心之中。

    泰坦守護者和兩個矮人之間的對話,讓坐在一邊的周卓聽的眉頭緊皺,熊貓人是厭惡戰爭的,他小心翼翼的對兩個矮人說到:

    “們要和黯刃軍團打仗嗎?”

    “嗯?也知道黯刃嗎?”

    穆拉丁看了一眼周卓:

    “不是剛從潘達利亞出來嗎?”

    “因為潘達利亞也有黯刃軍團的行蹤啊!”

    周卓解釋到:

    “我們的文明和螳螂妖的血戰就是被黯刃的亡靈阻止的,他們幫助我們擋住了滅族之災,所以熊貓人們雖然對死靈的生命形態難以接受,但我們對黯刃軍團,還是抱有善意的...呃,關于鐵爐堡的事情,我也聽說過一些,我倒不是說們的戰爭不對,但我覺得,這些事情,完全可以依靠談判解決。”

    “不把它們打疼了,那些亡靈是不會坐上談判桌的。”

    穆拉丁的語氣蕭索,他咬著牙說:

    “泰瑞昂殺死了我的親人,銅須家族和他之間的這筆賬要血債血償!當然我們也不是瘋子,我們也不會魯莽的掀起矮人和亡靈的全面戰爭,這只是銅須家族的內部事務...和兩個種族無關,等到奪回鐵爐堡之后,我就會去挑戰他!不是他死,還是我死,一切的仇恨都會因此終結。”

    “現在最主要的事情是將巖石大廳控制在我們手中。”

    布萊恩接過話頭說:

    “戰爭什么的,就放在后面再說,但是關于閃電大廳,穆拉丁,也聽到了艾隆納亞先祖的警告,僅僅依靠我們矮人,是沒辦法對抗那個墮落的守護者的...我們需要幫助!”

    “那就給小阿爾薩斯、小瓦里安和那個獸人薩爾發出邀請!”

    穆拉丁一揮手,大聲說:

    “他們不是一直想參與到“奧杜爾”計劃里嗎?現在機會來了...只要他們幫助我們干掉洛肯,等到奧杜爾被打開之后,我們就和他們的考古學家分享這座泰坦之城里的寶貴知識...”

    “當然,這一切都要在我們拿下巖石大廳之后再說!”

    ——————————————————————

    是夜,在第二支按照地圖標會的路線,前往巖石大廳的矮人即將出發,穿著厚厚的絨毛大氅的游學者周卓一臉緊張的守在大本營的某個房間門口,這個熊貓人顯得鬼鬼祟祟的,一手提著吊燈,眼睛還時不時的左右看著,似乎是正在做壞事,而生怕有人發現。

    在他身后的房間里,侏儒吸血鬼艾拉.魔線正在飛快的用專業的拓印工具,試圖將那石板上的奧杜爾地圖拓印下來,艾拉在桌子上舞動的飛快,這侏儒嚼著口香糖,一副非常專業的樣子。

    而她纖細的脖子上還懸掛著黑鐵區最新開發出的小型相機,這東西是利用光學原理制作的工程學設備,它能短時間之內將一副畫面完整的制作成魔法影像。

    “快點!”

    周卓催促道:

    “我已經聽到布萊恩的喊聲了,見鬼,他們在找我!”

    “別催,就快好了。”

    艾拉有些不耐煩的進行著自己的工作,這個侏儒吸血鬼戲謔的對周卓說:

    “別板著一張臉嘛,胖熊貓,往好處想想,這事完了,就能安安心心的做個考古學家了,再不需要搞這些見不得人的事情,這不是的理想嗎?”

    “這不是我的理想!”

    周卓有些抓狂的反駁到:

    “我的理想是做個和平的游學者,游歷世界,但現在我卻陷入了矮人們瘋狂的戰爭狂想里,這些瘋子居然想啟動遠古的戰爭機器,來和亡靈打仗...見鬼!外面的世界真是瘋狂,我覺得我應該返回潘達利亞去過自己的小日子更好。”

    “哈哈”

    艾拉發出了一聲戲謔的尖笑,她吹了個口哨,將拓印好的圖紙小心的裝入自己貼身的口袋里,然后將一樣東西甩手扔給了周卓:

    “這才是真正的世界,胖熊貓,潘達利亞的祥和只是一種假象,總之,歡迎來到真正的艾澤拉斯...”

    “這是大領主給的一點小小的“饋贈”,拿好它,遇到危險就把它狠狠的扔在地上...好了,再見了!我的朋友...祝的冒險一路暢通!”

    說完,這吸血鬼閃身就消失在了黑暗之中,而終于松了一口氣的周卓也收拾了一下行裝,快步走出了大本營,布萊恩.銅須已經在那里等他了,老矮人疑惑的問到:

    “怎么了?周卓,為什么這么慢?”

    “我忘記了一樣很重要的東西。”

    周卓從口袋里取出一個惟妙惟肖的青玉魔古雕塑,看上去像是一件魔法物品,他把這東西對老矮人晃了晃:

    “這個小玩意,遇到危險的時候,它好歹能幫我們爭取一些時間,我感覺到,這一趟旅程也許不會那么輕松的。”

    “多做點準備也好。”

    布萊恩將自己的牛仔帽也換成了非常耐寒的皮帽子,將自己的腦袋牢牢的包裹了起來,矮人對周卓揮了揮手:

    “走吧,上鉆探機,前哨已經找到了巖石大廳的入口,我們先去看看那地方。”

    而穿著沉重戰甲,帶著全覆式牛角戰盔的穆拉丁也站在那鉆探機的入口,這個豪爽的矮人戰士正在給其他人分配著任務:

    “進入那地方之后,我帶著艾隆納亞閣下直接去內殿,我一個人行動,們不需要擔心,剩下的人跟著布萊恩,無比把他護送到那個遠古法庭的地區,做完這一切之后,我們在巖石大廳最深處集合...所有人都要注意安全,如果事情進行的不順利,就退回入口!”

    “我們要去探索的是一處神秘而危險的泰坦遺跡,們都很清楚那地方代表著神秘,而且們都是探險者協會最專業的會員,不是那些二流盜墓賊,所以都記住了,任何顯得古怪的東西都別碰!抑制住自己的好奇心,明白了嗎?”
前三组快乐十分黑龙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