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七十五章 自古最難是情字

作者:高樓大廈 |字數:247

人氣小說:鬼王傳人都市極品醫神女神的超級贅婿蝕骨閃婚:神秘總裁的寵妻厲少,你老婆又淘氣了!贅婿當道神醫農女:買個相公來種田火影之商城系統

    烏黑的長發散落在軟椅之上,青虹瘦削的身子顯得有些可憐,她臉色蒼白,不見一絲血色,即便再睡夢中,如黛的柳眉也輕輕蹙著,似有萬般愁緒無處開解。

    在青虹憐院落的周圍,設有數個安魂陣、聚靈陣等延壽的大陣,靈石成堆,看得出這個教派對她真的很不錯。

    在秦浩軒的記憶中,她應該是張揚的美麗著的,她應該是姿容絕艷的青虹仙子,他從未見過青虹這樣令人心痛的模樣。

    在軟椅旁站定,秦浩軒有些愣愣的看著眼前連呼吸都弱不可聞的青虹。

    她,真的時日無多了。

    秦浩軒無比清楚的感受到青虹身上飛速流逝的生機,竹園之上,烏云匯攏,象征著死亡的天人五衰氣息越來越明顯……

    “浩軒?”青虹不知道何時睜開了眼睛,她大大的眼睛有些怔愣的看著秦浩軒,嘴里喃喃說道,“我又做夢了嗎?”

    低低說著話,青虹朝秦浩軒的袖袍伸出手,就像在碰觸天邊云彩,明知道不可能碰到,卻還是懷著萬分的期待與祈求。

    當青虹憐抓到秦浩軒衣袖的剎那,她明顯的一呆。

    秦浩軒臉色緊繃,反手將青虹的手握在手心。

    青虹如井水般的眼眸微微一動,神采重新落回她的雙眸中,蒼白的臉色也染上了一抹淺紅,她揚起頭,那一剎那的容顏,驚艷了時光。

    青虹嘴角掛著一抹微笑,靈動的雙眸中是驚喜,是滿足,但說出來的話卻還是克制,只輕輕的兩個字:“來了。”

    秦浩軒看著她,心頭被細細麻麻的痛占據。

    青虹無意識的攏了攏鬢角的頭發,她已經沒有力氣站起來,只能靠在柔軟的靠椅上,抬眸望著秦浩軒,嘆了一聲,說道:“我敗了,仙路……終是走到了盡頭……”

    秦浩軒半蹲了下來,與青虹憐平視,他心中有無數的疑問,他不明白,以青虹的資質,怎么可能會失敗,即便失敗,又怎么會落到現在的地步,壽元將近,生機斷絕。

    此時此刻,縱然秦浩軒有再多的疑問,他也開不了口,只能握著她的手,沉默著。

    沈木真人不知道何時來了,他站在門邊,望著自己的弟子,輕輕嘆了口氣:“道宮雖難,但于你而言,情劫更難。”

    以青虹憐的資質與機緣,凝結道宮并不難,但她對秦浩軒情根深種,已然成為了心魔,若是在面對天地拷問之時,青虹能揮劍斬情絲或可突破,但她卻執意選擇了留戀,才導致了最終的悲劇。

    任由心魔纏身,又怎么可能渡過天劫?

    青虹憐不是不知道,她卻以一種近乎狠絕的心態,賭上自己的一切來保這段此生都不會得到回應的感情。

    這樣的感情,無論在誰看來,都太過慘烈,可青虹無悔。

    秦浩軒看著青虹,他心頭巨震,秦浩軒從未想過,在自己毫不知情的時候,青虹竟然為著這份感情做到了如此地步。

    這樣濃烈的情感,秦浩軒又怎么可能不知?只是他心中已經有了徐羽,對青虹做不出任何承諾,本以為時間能夠消磨一切,到現在看來,卻是時間困住了青虹,將她一個人扔在這感情的枷鎖中,永不見希望。

    “我……”秦浩軒張口,卻發現自己聲音都在發顫,他頓了頓,說道,“我能夠將你冰封,你愿意嗎?”

    秦浩軒望著青虹憐的眼睛,放輕了聲音說:“如果我能夠去了仙界,就帶你一起長生,若是不能,我跟你一起死。”

    青虹雙眸似秋日的一汪泉水,澄澈而憂傷,她緩緩搖了搖頭:“我想要的,不是永生。”

    秦浩軒僵直著身子,他懂青虹的意思,但青虹想要的,他給不起,他已經傷過徐羽一次,決不能再傷她第二次。

    感受到秦浩軒的沉默,青虹嘴角漫起一抹清淡卻苦澀的笑:“連騙我,你都不愿嗎?”

    “青虹……”秦浩軒低低的叫了她的名字。

    他們曾經無數次并肩作戰,是能夠將性命交付對方摯友,他可以為了她戰斗到死,但是更多的,讓他怎么給?

    “如果是這樣,便是長生,那又有什么意思呢?”青虹喃喃的說道,“不過是更長的孤寂,更深的思念,更久的求而不得罷了……太累了,我活著,真的太累了。”

    “你……”

    秦浩軒想說,你的一腔深情錯付了,你值得更好的,可是看著青虹的面容,他一個字也說不出口了。

    “我只有一個要求了。”青虹一眨不眨的看著秦浩軒,“我死后,你為我立碑,我要你給我一個名分,可否?”

    每一個字,青虹說的都很清楚,她看似倔強、大膽的面龐上,藏著一抹害怕被拒絕的忐忑與即將蔓延開來的悲傷。

    “好。”秦浩軒聽到了自己的聲音,“我答應你。”

    這樣的青虹憐,他不可能拒絕。

    青虹憐一下子笑了起來。

    她是美麗的,眉宇間的陰霾與愁緒一掃而光,像一個得到情郎回應的女孩,看起來那么開心,那么幸福。

    原來,你想要的,就這么一點了,秦浩軒心中有個聲音在說,我怎么可能不答應呢。

    這樣的青虹,看的她身邊的侍女忍不住落下了眼淚。

    青虹轉頭看了看自己身邊的弟子,又看了看遠處的沈木真人,她握著秦浩軒的手,說:“請你,幫我照看一下我的弟子,幫我照拂一下子我的師父。”

    “好。”

    秦浩軒說完,指尖數個青色令牌飛出,分別落到了在場人的手上,他當著青虹的面對眾人做出了承諾:“手持這個令牌,你們隨時可以來找我。”

    青虹笑了,她心中所有的心愿,都得到了最好的處置。

    “浩軒,青云宗很美,你陪我去走走吧。”青虹望著秦浩軒,輕聲說道。

    秦浩軒點頭,他伸出手,將軟椅之上的青虹憐攔腰抱起。

    青虹憐身體瘦弱,似一抹輕柔的云彩,她靠在秦浩懷中,眉梢眼角,都帶著淺淺的笑意,她試探著將手輕輕的放在秦浩軒的胸膛,然后將自己腦袋輕輕靠了上去,低聲說:“真好。”

    青云宗內郁郁蔥蔥,靈氣如薄霧盈蕩在山間,清泉流瀉,彩虹當空,行走處,分花拂柳,有彩蝶翩飛,白鶴舞動。

    “這里是星海臺,每當繁星當空的夜晚,星光匯攏,仿佛海洋中的浪花,很美,我第一次見便想起了你,我想跟你一起看。”

    他們迎著落日的余暉,將青云宗極美的地方逛遍,最終來到了這座星海臺。

    星海臺浮空而立,下面是十七條小溪匯成的明鏡湖,四周空曠,矮山低垂,人一站在此處,便有目朗氣清之感。

    燦爛的晚霞為萬物染上了一層艷色,青虹憐靠在秦浩軒懷中,有些懷戀的望著夜色一點點吞噬而來,漸漸的,星子閃爍,光華璀璨,天與地帶著某種神秘而古老的聯系彼此呼喚,四周很安靜,低低的流水聲,輕輕的風聲,竟然催生出歲月靜好的美感。

    青虹憐感受著身邊的呼吸與溫暖,她想著很久很久以前,他們一起去過很多的地方,入魔域,探遺跡,并肩而戰,那時候,自己好快樂……

    時光倏忽而逝,原來,都過去這么久了。

    可是,被她放在心尖尖上的人,卻從始至終都不曾屬于她。

    青虹憐慢慢收攏自己的指尖,將秦浩軒握住,柔和的星光中,她對秦浩軒道:“但是現在,這一刻,你是我的。”

    雖然短暫,但也夠了。

    夜色一點點褪去,秦浩軒望著自己懷里的人,心頭涌起一抹酸澀的痛,青虹憐的氣息在一點點的衰弱,即便有遮天翼遮在頭頂,即便有他護著,可是,好像一切都來不及了。

    朝陽出現之前,青虹精神突然好了一點,她道:“好久沒看日出了,我想跟你看一次。”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前三组快乐十分黑龙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