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9章 觀復(110)橫也不行豎也不行到底怎樣才行

作者:吃碗大鍋粥 |字數:3640

人氣小說:太上執符都市極品醫神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手術直播間火影之商城系統重生暖婚:甜妻,新上線神醫農女:買個相公來種田女神的超級贅婿

    白義停下來的位置,應該就是在大槐樹燒烤涮原址那深坑的正上方。從這里往下看去,根脈比旁的地方都要多得多,顏色也更加的深。江月心以水滴連成的網羅粘附籠罩其上,原本銀亮的顏色,也被這些根脈給映襯的仿佛塑料薄膜一般,呈現出半透明的狀態。

    從空中遠遠看去,這廢墟深坑竟像是一只蒙了白翳的巨大獨眼,陰森地注視著空中的人。

    張小普趴在白義背上,把肚子里的存貨吐完了,也終于小心翼翼地睜開了眼。他剛一睜眼,眼神便對上了地上這只陰冷的巨眼,不由一個哆嗦,差點兒從白義背上翻下去。

    周游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張小普的后背,重新把他按了回去。

    “我們這是在哪兒?那……那里是有什么怪物跑出來了嗎?”張小普看起來有些暈頭轉向,竟然還真把那深坑看成了眼睛。

    “這些樹根已經算是難纏的怪物了,還想要再跑出來什么怪物?”周游沒心思跟張小普細解釋,他正發愁,深坑這里被水之網膜和根脈給蓋的嚴嚴實實,自己和張小普兩個如何才能下到坑里一探究竟呢?說好了的,可是讓江月心他們幫忙把根脈散開一點的啊,現在這個樣子,別說散開了,那些根脈簡直是全部被封進了深坑,那可怎么往里進去呢?

    張小普眼睛直發愣:“可那層膜……看起來也太像是眼睛上的鞏膜了……”

    周游嘆口氣道:“那是江月心和蘇也聯手布出的術陣,主要是江月心用水滴連接出的一張大網,暫時控制住了根脈的行動……”

    說著說著,周游忽然沒了聲音。張小普有些奇怪地看去,只見周游像是猛然想起了什么,張著嘴巴愣了片刻,立刻轉過了頭,朝著遠處的江月心喊道:“江月心,能不能把水膜扯開一點,好叫我們下去?”

    “不可能!”江月心很干脆地拒絕了周游,道,“我在這些水滴和水網上的真氣分布既是平均的,又是相互關聯的,所謂牽一發而動全身,一處扯開,整張羅網就會瞬間崩解!這豈是上嘴唇一碰下嘴唇就能辦到的?”

    就在江月心說這幾句話的時候,致密如膜的水之羅網倏然一蕩,竟有種要從那深坑的“眼睛”上破開的樣子,得虧蘇也反應極快,真氣順著江月心的手送了過去,重新讓那詭異的眼睛又安靜了下來。

    根脈實在太強。江月心不敢再分心,只朝周游那邊狠狠瞪了一眼。

    “我也不能靠太近,所以只能靠們自己了。”白義也在周游腦中說道。

    靠自己?周游撓了撓腦后勺。雖然他并不會因為畏懼而束手束腳,但是……

    根脈那么強大而龐多,周游實在沒有信心能與之抗衡。他努力回想著字流中的字符,讓那些字如走馬燈般在腦海中溜過,卻似乎并沒有太適合的字符。如果字符不能用的話,就只能靠純純的真氣了。

    但是靠真氣的話,周游卻是沒把握能只針對根脈而不傷到江月心的水網……

    白義回頭看了周游一眼,對于優柔寡斷的他似乎用眼神無奈地嘆了口氣,又在他腦中輕聲道:“無需考慮太多,根脈暫時被江月心和蘇也控制著,無法掙脫,和小普只要破開直入即可……但一定要快,否則那些根脈掙脫了水的束縛,就更加無法應對了。”

    這道理,周游豈能不知?但是實力有限,難免氣短啊!

    可是,白義說的沒錯,他不能再耽擱下去了。周游深深吸口氣,從白義背上站起了身來,抬手向著西方,拈起手訣。

    他要引動這一處的金之氣,往那深坑中灌入。

    西方屬金,金可克木。

    即便是沒有真氣的張小普,也似乎覺出了空氣之中起了變化。像是若有若無的風從西方悄然而至,并不散開,卻像是有黏性的絲,就纏繞駐留在周游伸展而出的手臂指尖。

    無形的風越纏越多,越積越大,已經從若有若無,能夠吹拂周游和張小普的頭發了。

    還是不夠。周游咬咬牙,手訣變化,將更多真氣釋出,以引來更多更純粹的金之氣。隨著他的力度加大,空氣之中竟然多了些嗡嗡聲,仿佛有無形的琴弦在不停震動,震動由小到大,似乎空氣都變成了透明的玻璃,而這些玻璃在此時此刻正被震動著,眼看著就要被震個稀碎!

    張小普忍不住捂住了耳朵。可那些沉重而細碎的嗡鳴之聲,卻依然直透他的腦殼。

    地下水所化雨滴,一瞬間仿佛靜止在了空中。

    江月心驚異地朝周游這邊望了一眼,只見周游繃著臉皺著眉,顯然已經把吃奶的勁兒都使出來了。

    水人不由搖搖頭,還以為這小子潛力無限瞬間爆發了呢,誰知道竟是強努著使勁兒呢。

    周游幾乎要把他一多半的真氣掏出來了。這讓他心底發空發虛。按理說,在修習之時若出現這種情形,就必須要停下來,讓真氣內守才不至于傷了根本。可是他此時卻直接無視。

    只能硬上了!不行也得行!

    然而,沒等周游自己悲壯完自己,卻聽蘇也實在忍無可忍的聲音在不遠處朝著他扔了過來:“周游!快停下!我這陣都要被弄塌了!”

    蘇也固護著夜市街四周和上空的封陣,而封陣的維持,除了蘇也通過術法釋出的真氣,更要依賴夜市街本地所原有的自然之氣。自然之氣原本是五行平衡的,單獨抽出任意的一行出來,都會導致自然之氣的紊亂,而術法組成的封陣也會因為基礎之氣的紊亂缺失而崩塌破壞,就好像地基被人刨壞了的房子,哪有不塌之理?

    被蘇也這一呵斥,周游猛然警醒,急忙收了手訣。畢竟,蘇也的封陣也是要維持的呀,不然,讓那些剛剛經歷了體育場混亂的九江人們,該怎樣面對這一場接一場的怪事?他們腦子不亂才怪呢。

    金之氣被釋放,又是一陣卷風旋過,夜市街內的空氣又重新恢復了平靜。

    而周游也回到了原點。他不由心焦不已,直接使用真氣破開草木根脈行不通,那還有什么辦法呢?

    “那個……”張小普猶豫了一下,仍是問道,“那個什么字流,就沒有一個能用的字符嗎?”

    周游緊緊皺著眉,道:“有是有,但是……”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前三组快乐十分黑龙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