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認準就對了

作者:新海月1 |字數:4006

人氣小說:都市極品醫神太上執符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手術直播間火影之商城系統重生暖婚:甜妻,新上線神醫農女:買個相公來種田女神的超級贅婿

    173年11月14日,非洲西南鐵路竣工。這條西起幾內亞,南臨比勒陀利亞的大動脈建成,奧地利在南非的統治徹底鞏固了。

    從勘探到竣工,這條戰略鐵路前前后后耗費了十余年功夫,是奧地利至今為止花費時間最長、施工難度最大、投資最高的鐵路。

    當然完工的只是主干道,沿途的支脈線路再修二十年,都不一定能夠修完。主要是原因不是施工難度大,也不是勞動力不足,而是殖民地政府沒錢。

    非洲大陸發展相對滯后,政府稅收有限,無力支撐鐵路大建。修建主干道是戰略需要,由中央財政撥的款。

    這條長度高達7476公里的鐵路,總耗資高達7426萬神盾。平均下來每公里的建設成本居然將近1萬神盾,這個造價遠遠超過了本土。

    這還是建立在有免費勞工使用的前提下。為了修建這條鐵路,殖民政府先后征招了上百萬勞工,常年維持著二十多萬人的龐大施工隊。

    主干道建設完成,后面的支線鐵路就只能慢慢來了。經濟價值、戰略價值高的鐵路優先建設,價值低的鐵路先當規劃圖放著好了。

    這條非洲西南鐵路,創造了很多項記錄,比如說:投資最大、使用勞動力最多、距離最長、新技術開發運用最多……

    如果把勞動力折算成錢的話,還可以增加一條:成本最高的長距離鐵路。

    或許在21世紀修建這樣一條鐵路很容易,但在這個年代,那就是當之無愧的世界紀錄,是奧地利綜合國力的一種體現。

    盡管非洲西南鐵路意義重大,弗朗茨還是沒有前往參加通車儀式,暈船沒有辦法,萬一運氣不好死在半路上,喜事變喪事那就悲劇了。

    為了表示重視,皇儲腓特烈和費利克斯首相都親自前往參加了通車儀式。坦率的說,弗朗茨是反對的。

    費利克斯首相都73歲高齡了,盡管身體還不錯,但是這個年代醫療技術有限,萬一路上來個風寒感冒,搞不好就直接掛了。

    沒辦法,老家伙有德意志人的倔強,非要親自去非洲大陸實地考察,弗朗茨也攔不住。

    這和弗朗茨提出的“非洲本土化戰略”有關系,維也納政府中很多人都持有懷疑態度,最近幾年政府不斷派人過來實地考察,就是為了讓他們安心。

    資料上說得再好,不如實地看一眼。本著負責任的態度,費利克斯首相一直都想要親自前往實地考察,只不過事情忙給耽擱了下來。

    腓特烈就只能算是意外,原本是輪不到他的,畢竟他只有17歲,去了也只是打醬油,無法代表皇帝做出決定。

    只不過恰好哈布斯堡家族的大公們都很忙,兩個弟弟都不在國內,又不能讓鐵路等著不通車。

    唯一比較閑的就是馬西米連諾,不過考慮了一下,弗朗茨覺得派兒子過去都比他靠譜。

    再說了,馬西米連諾現在也是墨西哥皇帝,不再是奧地利的大公,這么使喚也很失禮。

    小點兒就小點兒吧,反正還有費利克斯首相在,遇到突發重大事件可以由他代為決定。

    實際上經過了弗朗茨這么多年的教導,腓特烈的能力也不差了,只不過缺乏歷練。

    弗朗茨的身體還好,有得是時間培養下一代,自然不會急著拔苗助長。

    他自己就是那么走過來的,作為穿越者都感到有些吃力。要不是有老臣輔佐,弗朗茨也不可能那么容易的掌權。

    這么多年沒有換相,除了政治的延續性外,當年在危機時刻建立下來的情義,也是一個重要因素。

    當年那幫功臣,就算是能力不濟的,也被弗朗茨高高供了起來。除了情義之外,實際上也夾雜著太多的無奈。

    皇帝也是需要收買人心的。鳥盡弓藏沒錯,但時常拿出來展示一下,彰顯其榮耀給后來者看也是必須的。

    弗朗茨可以驕傲的說“兔死狗烹”的事情沒干過,他還要養狗看家。這個大爭之世,可沒有馬放南山的說法。

    ……

    巴黎,相比弗朗茨的從容淡定,拿破侖三世就是英雄遲暮了。盡管沒有普法戰爭的失敗,他沒有郁郁而終,可身體騙不了人。

    年輕時代的放縱,留下的后遺癥,現在就展現了出來。如果不是運氣好,有了歐仁這個皇儲,他幸幸苦苦奮斗一輩子,就要替別人做嫁衣了。

    歐洲私生子是不能繼承皇位的,拿破侖三世年輕時代生活不檢點,四十多歲的時候,就開始出現各種疾病,包括腎病、膀胱結石、慢性膀胱病、前列腺炎、關節炎、痛風和肥胖。

    疾病面前,無分高低貴賤。一世梟雄,拿破侖三世還是被病魔擊倒了,現在正努力向兒子灌輸他的心得體會。

    這可不是腦殘劇,要讓兒子快快樂樂長大。作為法蘭西帝國的繼承人,要是沒點兒手腕,路易十六就是一個現成的例子。

    這方面拿破侖三世是值得驕傲的,可以從流亡的皇室子弟,一路逆襲上位,他的一生就是一個傳奇。

    原時空后面還有一位,就差那么一點兒再次完成這一偉業。只不過在外來勢力的干預下,最后關頭選擇了退縮,沒有強行復辟。

    拿破侖三世放下了手中的報紙,考教的問:“巴爾干半島的風波,你怎么看?”

    略加思索,歐仁皇儲:“希臘政變和保加利亞起義幾乎同時發生,實在是太過巧合了。

    根據我們收集的情報,就在事件發生前幾天,奧地利警方還在馬其頓地區剿滅了一個巴爾干獨立組織。

    分開來看,這些事情之間沒有任何聯系,連在一起看就大有問題。初步判斷,這背后應該是有人指使。

    只不過幕后的人估計錯誤,高估了巴爾干獨立組織,沒有能夠在奧地利掀起叛亂。”

    拿破侖三世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分析的不錯,那么你覺得這是誰干得呢?或者說誰的嫌疑最大,最終的目的又是什么?”

    沒有任何猶豫,歐仁皇儲就做出了判斷:“我猜是奧斯曼帝國。受農業危機影響,俄羅斯和奧地利都損失慘重,他們需要向外界轉移危機。

    奧斯曼帝國恰好是他們共同的敵人,雙方的仇恨延續了數百年,現在奧斯曼已經沒落,成為了兩國嘴邊的肉。

    前段時間,還傳出了兩國要聯手對奧斯曼帝國復仇的消息。奧地利沒有太大的動靜,可是俄國人已經在備戰了。

    這個消息的準確性高達八成,蘇丹政府感受到了危機,提前采取行動給他們找麻煩,為自己爭取時間。

    不過,又有些感覺不對。保加利亞人和奧斯曼帝國仇深似海,就算是要鬧獨立,他們也會尋找我們或者是英國人支持才對。”

    拿破侖三世微微一笑:“不錯,表面上奧斯曼帝國嫌疑最大,實際上最不可能的就是蘇丹政府。

    他們要是有這份兒實力,也不至于落到現在這副田地。同時操控希臘政變、保加利亞起義、巴爾干獨立組織,還不露出半點兒馬腳,這可不是那么容易。

    要是沒有長期的準備,根本就不可能做到。世界能夠做到這一點的國家都不多,我們算一個,不過肯定不是我們干的。

    還有就是英奧兩國了,他們才是行家。孩子記住了,未來要是發生了這種什么也查不出來的暴動、革命,有九成以上都是英奧兩國干的,盯著倫敦和維也納就對了。”

    說話的時候,拿破侖三世還流露出深深的忌憚之色。如果可能的話,他還想干掉這兩個最大的敵人,留下一個穩固的帝國。

    可惜這兩個敵人都滑不溜秋,根本就沒有給拿破侖三世出手的機會。做了二十年皇帝,其中一多半時間,法蘭西都被歐洲各國所排斥。

    負責領頭就是英奧兩國,拿破侖三世敢肯定,只要自己一招不慎,反法戰爭就要打響了。

    單打獨斗,法蘭西不懼怕任何敵人,可是敵人要玩兒群毆啊!這讓拿破侖三世不得不謹小慎微,生怕又來一次反法戰爭。

    作為一名酷愛軍事皇帝,一生沒有能夠過一把戰爭隱,不得不說也是一種遺憾。

    歐仁疑惑的問:“為什么有奧地利,這次巴爾干風波,他們也是受害者,沒有道理這么做啊?”

    “咳、咳、咳……”

    拿破侖三世咳嗽了一陣,歐仁連忙拍打他的后備。隨之倒了一杯水,遞給拿破侖三世。

    喝了一口過后,又停頓了片刻功夫,拿破侖三世:“你仔細想想,奧地利到底損失什么,又獲得了什么?

    往后要和弗朗茨打交道,必須要多長幾個心眼兒。尤其是涉及到利益的時候,送上門來的好處,先權衡利弊過后再決定,想不明白的就干脆不要。”

    這是拿破侖三世的親自總結出來的經驗教訓,自從吞并撒丁王國開始,法國就被破走上了吞并意大利的道路。

    最初拿破侖三世沒有發現問題,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已經逐漸明白了過來。

    意大利地區什么都好,就是沒有資源。看上去很肥美,實際上的價值還比不上萊茵河以西的土地。

    一個陽謀把法蘭西帶入了尷尬境地,現在法國很多資源都需要進口,尤其是煉鋼用的焦炭,法屬非洲殖民地的產量都不能滿足國內需求,只能從英國或者是普魯士進口。

    偏偏還有苦說不出,在所有人看來,吞并意大利地區都是法蘭西的偉大勝利。現在想要放手都不行,只能硬著頭皮消化。

    在消化完意大利地區前,法國都需要戰略收縮。海外擴張的步伐都放慢了,更何況是牽一發而動身的歐洲大陸呢?

    看著歐仁若有所思的樣子,拿破侖三世又補充道:“英國人也是一樣,和他們打交道同樣不能掉以輕心。

    不要看現在英法奧三國是盟友,實際上大家都恨不得背后捅刀子,把對方給干掉。

    弗朗茨不是沽名釣譽之輩,這么多年從來都沒有違過約,不是他的信譽好,主要是利益還不夠大,不足以令他違約。

    英國人更不用說,和他們做盟友比做敵人都要警惕。近東戰爭就是一個例子,要不是他們背后捅刀子,我們也不會輸。”

    即便是現在,拿破侖三世還是對近東戰爭的失敗耿耿于懷,把這筆賬記載了英國人頭上。

    沒有辦法,誰讓當年法軍棋差一招,被英國人和撒丁人給賣了呢?撒丁就不說了,他們已經付出了代價,成為了法蘭西的一部分。

    看似失敗的英國人,在戰后卻成為了贏家,被坑了的拿破侖三世自然咽不下這口氣。

    ……

    (備注:歐仁名拿破侖·歐仁·路易·讓·約瑟夫·波拿巴,拿破侖三世第一個私生子也叫歐仁,不是一個人)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前三组快乐十分黑龙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