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9 討好的粥(3更)

作者:珈藍 |字數:5783

人氣小說:都市極品醫神太上執符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手術直播間火影之商城系統重生暖婚:甜妻,新上線女神的超級贅婿神醫農女:買個相公來種田

    “你別緊張,放松身子,放松肌肉,緩緩地吐氣。”吳知枝的拇指按在他的穴位上,沒六秒鐘松開一次,然后在按住,反復進行10次。

    “胃疼有沒有緩解一些?”

    他放松身子感覺了一下,“好像好多了。”

    吳知枝聽到這話,憂心忡忡的臉色平靜下來,“這個叫中脘穴,你記住了,以后要是胃疼就按按這里,好了,現在我們換下一個穴位。”

    接下來的穴位是期門穴和章門穴,在人身體的第十一根肋骨的端處。

    她兩個指按住,輕輕揉壓,“這兩個穴位要按到微微酸脹感最佳,所以要是你覺得開始酸了,就告訴我。”

    他“嗯”了一聲,嗓音沙啞到極點。

    吳知枝一臉迷蒙,“你怎么嗓子也沙啞了?還有其他癥狀嗎?感冒嗎?頭暈嗎?流鼻涕嗎?”

    陸焉識“……”

    還不是她在肚子上亂按按的。

    “這個穴位是調里中氣,舒暢氣血的。”她一本正經開口。

    陸焉識仰著腦袋望她,要不是現在胃還痛,直接簡單粗暴的撲上去算了。

    “胃疼有沒有更好一點了?”她問。

    陸焉識耳根紅透,卻偏要裝出一副云淡風輕的樣子,“還行。”

    “有感覺到酸了嗎?”

    他目光灼熱,“嗯,酸了。”

    “那就換天樞穴了,這個穴位是改善臟腑氣機,治療消化不良的。”

    他點點頭,其實胃疼已經逐漸平息下來了,這種病就是起來時要人命,下去時也很快消失癥狀,也可能是吳知枝是推拿真的氣到了作用,他漸漸覺得不那么難以忍受了,眉目平息下來,眼睛卻依然盯著她的臉看,深邃辯不清情緒。

    吳知枝兩只手都按在他肚臍兩步,輕輕按壓兩分鐘。

    像是想起了什么,她低眸問他,“你中午和晚上是不是都沒吃飯?”

    陸焉識被看穿了,欲蓋彌彰地說“太忙了,沒時間吃。”

    吳知枝蹙眉,“我中午不是叫你過來吃飯了么?是你自己不來。”

    陸焉識“……”

    說到中午的事情,他就生氣,目光變深,心里有種“就算她是渣女,他也拒絕不了!”的悲哀。

    哎!他怎么活成這樣了,膽小的連這種事都不敢問了。

    是怕問了之后,她有男朋友,他會無地自容嗎?

    他冷冷地說“飯菜不合胃口。”

    吳知枝“……”

    我靠!以前一直說她做什么菜都好吃的人現在居然嫌她做的菜不好吃了!

    吳知枝無奈地說“那你就應該說你要吃什么啊。”

    她沒有提中午他生氣的事情,或許成年人天生比少年人成熟的關系,兩人都沒在提中午的事情,就讓剛剛緩和的氣氛在持續一會會。

    陸焉識收回自己貪婪的目光,就當,他自欺欺人不想面對吧。

    夜間八點,他們抵達臨市,時隔幾年,朝城依然沒有飛機場,他們需要坐車回朝城。

    跟幾年前不同的是,他們一落到林驍就安排好車子里,一共五個人,他安排了兩輛,陸焉識跟吳知枝單獨坐一輛,其余四人做一輛。

    前面司機在開車。

    吳知枝望著窗外倒退的風景和眼前越來越熟悉的景色,有種恍然間回到年少的感覺。

    陸焉識也沒有說話,胃疼緩解后,氣氛反而尷尬了,可能人天生同情弱者吧,他生病了,她才會心疼。

    可吳知枝絕對不止在他生病時才心疼他。

    兩人到了朝城,將近十點,住的是以前家對面的金碧潮酒店。

    想起小時候一說到這個酒店就聞風喪膽的表情就想笑,成年人的世界,很多驚世駭俗的事情都成了平常。

    不過雖晚,她還是出去了一趟。

    陸焉識在自己房間跟霍祈淵講電話,大約半個小時之后,門鈴響了。

    他過去開門,身上還穿著來時的襯衫,朝城的冬天并不冷,十二月份的天氣剛剛穿長袖,而s市那邊就快下雪了。

    吳知枝晃了晃手里的食盒,“徐記的粥,吃嗎?”

    陸焉識愣了愣。

    她居然去買了徐記,這家店在朝城八中往上幾個村的位置,離他們很遠,但是以前會為了它家的好吃名聲,特意跟知枝兩人蹬半小時單車去吃。

    陸焉識曾說過它家的皮蛋瘦肉粥最好喝。

    也曾記得,她總坐在他的單車后面嘰嘰喳喳,嘲笑他的山地車居然裝那么low的座椅。

    有些記憶,就是需要來到特定的地方,見到特定的東西,才會觸碰開關似的想起。

    他忽然一下子想起了很多以前他們在朝城生活的記憶,這是他有生之年,呆過的最快樂的一個地方。

    這些年,其實他已經忘了很多事。

    他只是刻骨銘心地記得她決絕跟自己分手的那一刻。

    他甚至不敢回憶那一幕,可他就是記得很深刻。

    當年,如果他在強大一些,成熟一些,或許,他就不會失去知了,不會留下一個午夜夢回不敢去回憶觸碰的遺憾。

    就算這些年,他擁有了巨大的成功,呼風喚雨,地位崇高,那又怎么樣?他已經失去了他人生中最珍貴的東西,他的知了,丟了,從此他的心就銹住了,宛如死去。

    而現在,吳知枝居然去買了徐記,為了他的胃。

    他的目光慢慢變深,再看她的臉時,就覺得美得發了光。

    “徐記不是挺遠的么?”他問。

    “是啊,我叫樓下那些摩托車送我去的,來回半個小時,現在樓下有那種摩的了,出去還挺方便的。”

    陸焉識聞言,不贊同地皺住眉,“這么晚還出去。”

    “不晚啊,才十點多。”

    “……”陸焉識覺得她的心很大,板著臉,“朝城又不比大城市,這邊監控少,亂著。”

    “還好啦,自己的家鄉,每條路都那么熟悉,不至于走丟的。”

    “……”他現在是在說迷路的問題嗎?他是怕她碰到色狼被人占便宜!

    “快吃吧,你晚上不是還沒吃飯嗎?”她把手里的粥遞過來。

    陸焉識看著這碗“討好”他的粥,決定暫時不跟她計較了,算了,別人一片心意,他那么狠心拒絕也不好。

    翌日,吳知枝起了個大早,穿上素雅的毛衣,淺色長裙。鏡子里,她的雙目泛著沉靜的光澤。

    出門,背著包,剛想去敲陸焉識的門,就見他和林驍兩人從房間里出來,林驍提著包,陸焉識穿著簡單的休閑裝,依然難掩那份矜貴帥氣。

    “吳老板,早上好。”林驍打招呼。

    吳知枝微笑,目光停留在陸焉識身上,“你們也起得好早啊,剛想去喊你們呢。”

    陸焉識的視線與她對上,直覺她在沖他放電。

    他壓下心頭的心悸,直覺現在還不是時候,這么喜歡和男人打情罵俏,就讓她多追一段時間。

    林驍和他們下去,拿著房卡到前臺詢問,然后回來,告訴他們,“先生,這酒店說他們沒有早餐服務,只供應午餐和晚餐。”

    陸焉識皺著眉。

    吳知枝倒是能理解,給他們解釋“朝城就這樣,你就算有帶早餐的套房,人家也會選沒有的,出門口就是市區,到處是早餐攤,也不傻,花兩三塊錢能吃到的早餐非要去酒店付88元一位。”

    也對。陸焉識以前在這里生活過,贊同她的話。

    “出去吃吧,外面都是早點攤,可以去我們以前喜歡吃的那家。”她看著陸焉識,眼睛亮晶晶的。

    無時無刻都在勾引。

    陸焉識真想說夠了。

    不過另一方面又很享受這種新奇的體驗,被喜歡的女人追,這感覺其實很上頭。

    他假意平靜地走到她左邊,將她護在馬路里面,肩并著肩走。

    。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前三组快乐十分黑龙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