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章 夜婉清

作者:小m愚 |字數:4330

人氣小說: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暗黑系暖婚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娛樂圈是我的[重生]破云2吞海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仙武帝尊火影之商城系統

    :

    陸棄嘴上雖然嫌棄,但是還是心疼她,火熱的手一直替她揉著小腹。

    “別再說什么納妾,我不愛聽。”

    “逗你玩的,我這種醋壇子,怎么可能把你拱手相讓?”蘇清歡笑嘻嘻地道。

    “反正不準說這個,聽到了沒?”

    “好,我錯了。”蘇清歡輕輕拍了拍自己的臉頰。

    “沒聲音,不解恨,用點力氣。”陸棄斜眼看著她。

    蘇清歡:“……好吧。”

    她一巴掌拍到陸棄身上,隨后哈哈大笑。

    兩人笑鬧成一團。

    “夫人在嗎?”陸棄聽到外面有侍衛在問白蘇。

    “什么事?”他不悅地道。

    那侍衛顯然不知道陸棄也在,聞言心里一驚,卻還是硬著頭皮回稟道:“回將軍,夜婉清割腕了。”

    “死了沒有?”陸棄冷聲道。

    這女人,竟然還敢興風作浪。他才不信,她舍得死,不知道又有什么陰謀詭計。

    “沒,還沒死。”

    “我出去看看。”陸棄站起身來道。

    蘇清歡這才想起這號人物,點了點頭,自己也整理了下衣服。

    既然是自殺,不知道傷到什么程度,她多半是要去看看的。

    “既然沒死,找夫人做什么?”陸棄出去后,臉色陰沉,眉頭不悅地緊蹙到一處。

    “回將軍,”侍衛恭敬地道,“屬下等想來跟夫人討些傷藥,再,再看看有沒有昏睡藥。夜婉清她,她實在太能鬧騰了。”

    前些日子,她脫了自己衣裳,說侍衛們要輕薄她;又說見到黑影,懷疑軍中混入了奸細要刺殺她,破壞夜氏和大靖的關系……

    陸棄聽說后都不屑一顧,根本不曾理會。

    但是如果她死了,那到底麻煩,所以聽說她想要自殺,他到底多關注幾分。

    “回去告訴她,想死就等晚上再割脈,夜深人靜,保證沒人打擾她。”陸棄冷聲道。

    “將軍,”侍衛吞吞吐吐地道,“她,她說想見夫人。”

    陸棄飛出一腳把人踹了很遠,怒道:“你收了她什么好處,要幫她傳這樣的話!”

    侍衛跌落在地,爬起來跪倒道:“屬下不敢。只是,只是她已經絕食兩日,這次又割脈,屬下怕真有個萬一,壞了大靖朝和夜氏……”

    “想見我?”蘇清歡掀起簾子出來,臉上帶著意味深長的笑容,“好啊。”

    她也想見見這個顛倒是非黑白,非要把自己和陸棄扯到一處的皇太女。

    “別鬧。”陸棄輕斥道,“回去。”

    “讓我去看看,”蘇清歡笑笑,“畢竟還有給我寫信的‘情意’在,我既然來了,去見見她也無妨。更何況,她既然想見我,我也很好奇,這次她會有什么說辭。”

    上次說陪陸棄上床,那算起來,現在是不是該懷胎數月了?

    怕是還是存著挑撥自己和陸棄的妄想,那她就去當面打臉。

    “咱們一起去。”

    “好。”

    到了夜婉清的營帳,陸棄摟著蘇清歡的肩膀一起進去。

    蘇清歡不自然地動了下——她可不是來秀恩愛的,沒必要這般親密。陸棄本來就是她的,不需要刺激誰來證明。

    “別動,她會功夫。”陸棄低聲道。

    蘇清歡這才不掙扎。

    進去后,她看到一個臉色蒼白的女人躺在床上,身下鋪陳的烏發與她的面無血色形成強烈對比。可是她的眼神卻很亮,像伺機而動的鷹隼,尖銳鋒利。

    “你來了,秦將軍。”她對著陸棄說話,目光卻流連在蘇清歡身上,而后輕嗤一聲,“不過如此。”

    蘇清歡微微一笑,從容坦蕩:“這就是你見我的目的?”

    “嘴皮子倒利索。”夜婉清冷哼一聲,轉而看向陸棄,面色嘲諷,“我以為你心心念念的女人,會與眾不同。沒想到,也只是庸脂俗粉而已。秦放啊秦放,你舍明珠而取魚眼,終有一天會后悔的。”

    “你再敢詆毀我夫人一句,”陸棄聲音淬冰,威壓鋪天蓋地而來,“我現在就讓你后悔。如果你覺得舌頭多余,盡可以繼續挑釁我。”

    夜婉清“哼”了一聲,卻終是沒敢再說話。

    她對陸棄,到底是存有畏懼之心。

    “不讓她說,怎么能知道她的目的何在。”蘇清歡不疾不徐地道,“這次,夜姑娘是又想說和將軍有舊,還是單純只想打壓我?”

    夜婉清咬著嘴唇,沒有說話。

    她除夕那日聽到外面的歡呼聲,聽見了《桃夭》,后來知道了陸棄當眾迎娶蘇清歡,心中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這幾日,她瘋狂地想見蘇清歡,想看看自己到底敗在什么樣的女人之手,所以不惜自殘達到目的。

    可是見面之后,她心里更加失衡,因為眼前的蘇清歡,既不溫柔小意,也不是傾國傾城。

    夜婉清覺得,自己甩了蘇清歡十八條街,憑什么她就能獨占陸棄的心!

    “我會看到你的下場的。”夜婉清惡毒地看向蘇清歡。

    陸棄要說話,被蘇清歡截斷:“哦?那我們可以拭目以待,誰先看到誰下場。”

    自視甚高,也改變不了階下囚的命運。

    “秦放,”夜婉清看向陸棄,目露威脅,“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的盤算。這么久你沒有送我入京,因為你心懷鬼胎對不對?你和賀長楷是表兄弟,你們大靖皇上想削藩,以他的性格和實力,絕不可能束手就擒。所以眼下你扣留我,利用我,想給誰幫忙還不一定,我說的對不對?”

    “你可以繼續猜。”蘇清歡心里是佩服她的,可以分析出來這樣的事實,但她不做任何回應,搶先道,“甚至可以猜將軍想做皇帝。可是無論你是否猜到真相,都無從驗證,更沒有機會告訴別人。”

    夜婉清恨恨地看向她,又看看陸棄,扭過頭去不再做聲。

    蘇清歡隱約猜測她是想試探軍情,便和陸棄交換了個眼神,一起出來。

    “女人就是麻煩。”陸棄不耐煩,“自以為是的蠢貨。”

    “別打擊一片。”蘇清歡翻了個白眼,“這才哪到哪兒。夜婉清不是個善于掩藏,沉得住氣的人,若是旁人,怕是沒這么容易對付。”

    一語成讖。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神醫農女:買個相公來種田》,“熱度網文 或者 ” 與更多書友一起聊喜歡的書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前三组快乐十分黑龙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