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三章 不一樣的女子

作者:小m愚 |字數:4385

人氣小說: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暗黑系暖婚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娛樂圈是我的[重生]破云2吞海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仙武帝尊火影之商城系統

    :

    “表姐,如你所見,昨日我是故意的。”李慧君在蘇清歡面前竹筒倒豆子,交代了個清楚。“他是太子,未來的國君,和他交好,對西夏有好處,對母親和哥哥都有好處。”

    蘇清歡用湯匙慢條斯理地舀著燕窩粥,突然抬眼看她:“決定了?”

    李慧君在她干凈明澈的凝視中,忽而慌亂,覺得有些東西似乎從指縫中像流沙一般飛快地流逝。

    未曾擁有,卻已經失去。

    她咬唇點頭:“決定了。”

    “將來你遇到良人,再想起這段,可能做到無怨無悔?”蘇清歡到底多問了一句。

    遇到對的那個人,才會后悔曾經在渣男身上消耗了太多感情。

    而李慧君付出的,可能是身體的代價。

    “我不知道。”李慧君誠實地道,明明在笑,眼里卻依稀有水光閃動,“可是表姐,我其實沒什么選擇。”

    懦弱的哥哥,有心無力的母親,所有的逆襲,系在她的身上。

    美貌、身體,每一樣都是她的武器,必須全部押上。

    蘇清歡沒有做聲,小口啜著燕窩粥。

    “表姐有表姐夫,所以哪怕對著太子也可以言辭激烈,可是我什么都沒有。”‘

    “昨晚,你是有備而來。”蘇清歡一針見血地道。

    所以,請不要裝無辜和別無選擇,現在是你盤算太子,不是太子強要你。

    “是。”李慧君坦率承認,“一步看百步,表姐覺得是我犯賤,可是我必須要抱一條大腿,否則以后大難臨頭,束手無策,誰又會幫我?我從來沒指望過任何人,過去,現在和未來都不會。”

    “你不指望太子,為什么要這么做?”蘇清歡冷哂。

    她實在不喜歡這種用自己做籌碼的行為,自珍自愛,乃是人生第一要義。

    多年以后,蘇清歡再想起這段,百感交集。

    此時的她,其實用無知肆意評價別人的苦難,只有后來親身經歷,才明白只是她一直以來活得太幸福,沒有強烈的意念要去維護什么,報復什么。

    哪有什么歲月靜好,只不過有人替你忍辱負重。

    現在的李慧君,將來的她,都是。

    “當下我需要他,但是我不知道是否長久。”李慧君的早慧和冷靜令人驚嘆,“表姐,我知道你不屑一顧,可是眼下我必須這么做。你放心,我絕不會吐露身份,不會給你和表姐夫添亂。”

    “你考慮好,自己不后悔便是。”蘇清歡道,“還有,你如果捅了簍子,我不認為將軍會看在你我親戚的面上護著你,好自為之。”

    “是,我知道。”李慧君幽幽地道,“表姐夫能護著的女人,唯有表姐而已。”

    不知為何,蘇清歡從這話里,聽出了羨慕和幽怨。

    “還有一件事,”李慧君繼續道,“表姐夫對表姐的心意,實在令人動容;只是太子到底是太子,昨日的事情,表姐還是多勸勸表姐夫,讓他忍下吧。”

    她說得并沒有什么問題,可是蘇清歡卻覺得有些刺耳。

    “表姐小心些,我覺得那個程宣,看你的眼神十分不善。他比太子更可怕。”

    這個小姑娘,察言觀色的能力,令人嘆服。

    蘇清歡淡淡道:“嗯,你也小心他些。為了報復我,怕是無所不用其極,不要誤傷了你。不管怎么說,昨晚多謝你維護我。”

    李慧君不閃不避地看著她的眼睛:“表姐,母親說,讓我不許與你為敵。雖然我做事有目的,但是并不瞞著你,也不會挑釁你,你放心。”

    蘇清歡道:“我信,至少現在我信。”

    李慧君忽然展顏一笑:“是,塵世浮沉,將來的事情,誰又能說得好呢?”

    眼神清亮,神情坦蕩。

    蘇清歡有些喜歡上她,隨即心里一震——這個小姑娘,實在會拿捏人的心理。

    自己不信她,覺得她狡詐、心機深沉,她就要撕開表面給她看內里。

    自己與她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

    吃過飯,蘇清歡還是決定繼續去軍醫處。

    趁著溫雁來還在,她得多求教求教。

    溫雁來見了她,笑著道:“沒事吧。”

    蘇清歡愣了下才反應過來她說的是昨晚的事情,道:“沒事,誤會而已,不想還驚擾到你了。”

    溫雁來搖搖頭道:“沒有驚擾,只是很生氣。身居高位不知檢點,令人鄙夷。今日你來之前,軍醫處的屋頂都快被人掀了……”

    他壓低了聲音,眼中笑意流轉:“不少士兵都義憤填膺,喊著要去宰了太子。”

    蘇清歡掩唇而笑:“夸張了,真沒事。來,我給你再把脈試試,我昨晚忽然想到了兩味藥材,覺得可以嘗試一下。”

    南星望著蘇清歡的兩只眼睛都放光。

    之后的幾天,風平浪靜,若不是多了許多太子的侍衛,蘇清歡都有一種他們沒來的錯覺。

    白芷這個包打聽回來說,李慧君現在和太子關系極為親近融洽,太子公然帶著她去巡視軍務,甚至登上了城樓。

    要知道,那個位置,根本就不允許女人上去。

    白芷很八卦,說李慧君只是吊著太子,揩油占便宜是有的,但是沒有真的得到她。

    這倒讓蘇清歡對她的手段刮目相看。

    吊住一個情竇初開的毛頭小子容易,但是對太子這樣歷盡千帆的情場老手來說,太不容易。

    和他講感情?開玩笑,他感興趣的,只有年輕新鮮的身體罷了。

    但是李慧君做到了。

    說實話,蘇清歡很好奇,但是又沒辦法去問李慧君,只能偷偷猜測。

    陸棄聽她提起倒是不屑:“只是沒得到那里,不一定有多少其他手段侍奉呢。”

    蘇清歡想起從前和陸棄沒羞沒臊的時候,頓時面紅耳赤。

    陸棄看見她的深情,哈哈大笑:“呦呦,你想到哪里去了!不過說起來,我也真有點懷念呢!”

    “滾滾滾!”

    “不鬧你了,去送夜婉清的人已經回來。”陸棄道。

    “那就好。”

    陸棄騙太子說夜氏把人救走了,太子這些日子一直揪著不放呢。

    “表哥收了她。”

    “哐當——”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神醫農女:買個相公來種田》,“熱度網文 或者 ” 與更多書友一起聊喜歡的書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前三组快乐十分黑龙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