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聯文學網 > 言情小說 > 神醫農女:買個相公來種田 > 第六百一十五章 失蹤
    其實若是別的圖案,比如銘文、動物之類,蘇清歡可能不會那么敏感。

    但是花草基本都可以入藥,而且凌霄花又是特別有效的活血藥草,祛風活血,消腫解毒,她經常都能用到,所以印象格外深刻,一眼便認了出來。

    不知道這是巧合還是有所聯系,那明光宮現在已經無人居住,之前呢?

    穆嬤嬤在宮中伺候多年,難道會與此有關?

    她想不通,而且暫時也沒辦法查驗,便珍重地把那張圖重新收了起來。

    先問問明光宮當初是誰居住的,如果是穆嬤嬤伺候過的端妃,她便不得不多想了。

    因為帳篷外搭著厚厚的狼皮,里面又生了一排火盆子,在外面倒不難熬。

    不過蘇清歡想著自己的發現,又擔心陸棄,便輾轉反側難以入眠。

    陸棄是子時才回來的,把蘇清歡給他熱著的一整鍋雞湯,連肉帶湯吃了個精光,還吃了四五個大包子。

    “晚上是不是沒吃飯?”蘇清歡心疼地問道。

    “嗯,都沒吃。”陸棄道,“一直在宮中議事,朝臣吵得不可開交,一群沒用的東西,爭論都爭不到點子上。”

    “這么大的事情,肯定眾口難調。”蘇清歡又給他一個羊肉包子,“慢點吃,最后商量怎么辦?”

    “正事一點兒沒說到,”陸棄冷笑一聲,又怒又急地道,“就在爭執要不要下罪己詔的事情,絲毫沒提如何安撫民心,更沒說如果再有地震怎么辦。”

    蘇清歡有些無語,卻不敢火上澆油,勸解他道:“也許并沒有大事。從前我們那里流傳著一句話,‘小震不用跑,大震跑不了’,大地震預防也沒有多大用處。現在約莫著不再地震,百姓都已經放心了,你也不要過度擔憂。”

    “嗯。”

    陸棄心里再悲憤擔憂,也不愿意讓蘇清歡受到影響,便收斂了情緒不再提這件事。

    蘇清歡也暫時不提自己的發現,兩人相擁而眠,度過了在外面的第一個夜晚。

    蘇清歡醒來的時候,陸棄已經上朝了。

    “錦奴,你說宮中的建筑不都有規制嗎?為什么明光宮就可以在檐角那里彰顯不同?”世子陪她吃飯的時候,她把昨日的事情與他一一說了,然后不解地問道。

    世子若有所思,思考了片刻后道:“按理說,確實有規制;但是皇上特別寵愛的人除外。”

    雖然他從小被當成鎮南王繼承人來培養的,但是終究年紀小,對朝廷的事情倒還了解,對后宮就沒那么熟悉了。

    “我讓人調查一下,過去誰住在那里,再查查……”

    “夫人,不好了!”白蘇步履匆忙的掀開簾子進屋道。

    她不像白芷那般說風就是雨,向來沉穩,所以她說“不好”,蘇清歡的心一下就提了起來。

    世子也停了話,側頭看她。

    “夫人,剛才春茂侯府的人來求救,說是春茂侯和侯夫人昨天從宮中回來就去了莊子里,兩人一起出去,至今未回。現在外面鬧地震,人仰馬翻,找人幫忙都找不到;忠意伯府那邊剛去報信,可是明大人在宮中議事,其他人也撐不起來,所以只能來求咱們府上了。”

    蘇清歡“騰”的一聲站起來,沉聲道:“什么叫一起出去,至今未回?一起去哪里了?誰跟著?”

    “奴婢也沒問清楚,人在外面候著。”

    “帶進來啊!”蘇清歡焦急地道。

    原來,昨天從宮中早退,是因為穆臣要帶明珠去莊子里。

    穆臣小時候身體不好,在莊子里住過幾年休養,所以對那里感情很深;而且那里也挨著陸棄曾經帶蘇清歡去過的莊子,里面也有溫泉,后面還有山。

    穆臣帶著明珠去山上,說是去去就回,結果一直沒回來。

    地動之后,山體滑坡,進入還變得特別困難,那里只有幾個灑掃看守的仆人,沒辦法只能出來求救。

    結果也許害怕被問責,還延誤了報信,所以拖到了現在。

    蘇清歡又急又怒,罵道:“這兩個能不能正常點!大冬天的去什么山上!這不是找事嗎?白蘇,讓管家把府里能調動的人手都調動去,該挖路挖路,盡早把人接出來。對了,去大長公主府找裴璟也帶人去幫忙,還有和春茂侯府交好的人家,就算平時交情一般,也都去問問能不能幫忙!”

    外面已經開始飄著雪花了,這氣溫,在露天待一夜,蘇清歡不敢想象后果。

    現在顧不上欠不欠人情,只要能把兩個人盡快接回來,怎么都好。

    她只能安慰自己,穆臣對那里熟悉,或許有個房子或者山洞讓兩人暫避。

    等把人找回來,她要劈頭蓋臉地罵明珠一頓,再踹幾腳!

    等到中午,依然沒有消息,蘇清歡默默地念道,明珠,只要你現在回來,我就不生你的氣了。

    到了夜幕降臨,陸棄已經回來的時候,蘇清歡幾乎都要哭了:明珠,求求你快回來吧,以后我什么都讓著你。

    陸棄見她心急如焚的模樣,不住地安慰她,道:“穆臣不是等閑之輩,應該就是困在山里暫時出不來。”

    “再厲害的人,山崩雪崩也跑不了。呸呸呸,烏鴉嘴烏鴉嘴。”

    月亮隱藏在云層后面,露出半邊臉,銀芒灑在雪地之上,清冷幽寂。

    蘇清歡急得坐立不安,連看阿嫵都心不在焉,最后強迫自己坐到書桌前抄佛經靜心。

    可是不是墨水滴到宣紙上,她一怒之下把宣紙揉成團扔到地上,就是她抄串了位置,驢頭不對馬嘴。

    這樣抄佛經,佛祖會怪罪的。蘇清歡暗暗唾棄自己,可是真的很難平靜下來。

    “找到了,人找到了,已經坐著馬車趕來了。”白蘇進來激動地道。

    她太過高興,近乎手舞足蹈,身上飄落的雪花跟著簌簌而落。

    蘇清歡念了一句“阿彌托福”,道:“找到就好,找到就好。”

    陸棄卻聽出來不對,道:“趕來了?往京城趕來了?”

    “不,是往咱們府里趕來。”白蘇道,“春茂侯受了傷,侯夫人也受了點輕傷貌似,是侯夫人要求來咱們府上,月末著是請夫人替他們看看。”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神醫農女:買個相公來種田》,“熱度網文 或者 ” 與更多書友一起聊喜歡的書
前三组快乐十分黑龙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