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七章 蘇清歡生病

作者:小m愚 |字數:4227

人氣小說: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暗黑系暖婚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娛樂圈是我的[重生]破云2吞海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火影之商城系統仙武帝尊

    說完,她還沖明珠擠擠眼:你男人,那里也沒事呢!

    明珠鬧了個大紅臉。

    送走兩人已經很晚,蘇清歡和陸棄簡單收拾一下就躺下了。

    她笑著跟陸棄說了兩人的事情,原本以為他也會覺得好笑,沒想到他想了想后,一本正經地道:“如果是我,那時候恐怕也會那么做。”

    蘇清歡:“……滾!不想著怎么出去,想那檔子事情干什么!”

    陸棄笑笑,伸手摟過她來。

    蘇清歡孝期內,所以不敢撩撥他,乖乖地縮在他懷里,小聲問他賑災的情形。

    “目前來看沒有什么問題,京中除了有些房屋確實年久失修倒塌外,其余都沒有問題。”陸棄如釋重負道,“糧價雖然漲了些,但是并沒有到瘋漲的程度,百姓尚能承受。現在只祈禱,之后不要再有余震,應該就沒有問題。”

    蘇清歡嘆了口氣道:“希望如此吧。”

    兩人心照不宣地沒有提起朝廷的反應,那些事情實在太糟心。

    但是陸棄今日明顯不像昨日那般沉重,蘇清歡斟酌片刻,便把自己在宮中的發現與他說了。

    “明光宮,之前是端妃娘娘所住!”

    陸棄的這句話,讓蘇清歡瞬時沉重起來。

    好像有無數的點因為這句話而串聯起來,遺漏的細節也仿佛被重新找到。

    穆嬤嬤除了告訴她自己曾在端妃娘娘宮里伺候過,基本不提宮里的事情。從前她并沒有多想,只當穆嬤嬤低調不愿意提起,現在想想,卻覺得有些諱莫如深的意思。

    陸棄把她冰涼的手握在自己掌心,沉聲道:“早點睡,我會讓人去查。”

    “嗯。”蘇清歡勉力點點頭,想了想又把柳輕菡和李慧君分別的表現與他說了,疑惑道,“這兩人我都不敢全信,但是也不會不信。李慧君還是要防著點的。”

    “我知道。”陸棄冷笑一聲,“她一受寵,就忘了自己姓什么,我會讓她記起來的。”

    蘇清歡聽他口氣,知道他早有防備,也就放下心來不再多提。

    過了四五天,沒有再地震,京城中的恐慌慢慢淡了下來,蘇清歡也搬回自己房間里,但是還是囑咐府里晚上多留值夜的人。

    初七那天,陸棄回來,交給蘇清歡一把鑰匙。

    “什么?”蘇清歡看著鑰匙一頭霧水,“這是什么鑰匙?”

    莫非陸棄給她準備了什么驚喜?

    陸棄卻面色嚴肅地道:“整個皇宮中,只有明光殿的檐角上有凌霄花。我的人,在東南那處的琉璃瓦下面,發現了這把鑰匙。”

    蘇清歡的面色頓時凝重起來,手中鑰匙重若千鈞。

    這個,難道就是師傅留下的暗語所指?也是他和穆嬤嬤死因所在?

    蘇清歡覺得往前邁了重要一步,卻仍然迷霧重重。

    “呦呦你想想,師傅和穆嬤嬤可曾有什么東西藏在隱秘的地方?我今日去他們的住處又仔細查看了一遍,發現根本沒有箱子是需要這把鑰匙打開的。”陸棄沉聲道。

    蘇清歡腦子轉了又轉,卻全然無解。

    “你慢慢想,不著急,我也再令人去查。”

    “好。”

    到了上元節,京城中這邊有去上墳送燈的習俗,意即請故去的親人一起回來過節,蘇清歡陪著陸棄到陸夫人的墳前祭拜。

    陸棄叩頭之后,沉默地跪在墳前,看著檀香一點點燃盡,聽著蘇清歡絮絮叨叨與陸夫人說話。

    “娘親,本來早該來看望您,是清歡不孝。以后在京城,逢年過節都請您回家。您在天有靈,保佑我們一家三口安康幸福。雖然您不在相公身邊,他吃了許多苦,但是現在他成長成為一個大英雄,我們過得也很幸福,請您安心。我會替您好好照顧相公,不讓您擔心……您現在孤零零地一個人躺在這里,一定很冷很孤寂,等開春之后我們重新替您修建墳塋,經常來看您……”

    “好了,早點回去吧。”陸棄不舍得她在冰涼的地上跪太久,即使隔著蒲團亦覺得寒氣逼人,便開口道。

    “嗯。”

    兩人又一起給陸夫人磕了頭才離開。

    上元節外面十分熱鬧,陸棄索性帶著蘇清歡二人世界。

    兩人十指相扣,戴著面具在外面行走,蘇清歡吃了足有十幾種小吃,大呼過癮,撐到肚子都要爆炸。

    晚上流光溢彩,處處都是彩燈,人流如織。

    蘇清歡很久都沒有如此放松,拉著陸棄到處猜燈謎,放河燈,最后買了兩盞獸頭燈拎著,戀戀不舍地回府。

    見她臉上綻放出許久未見的燦爛笑容,陸棄便覺得一天的陪伴十分值得。

    也許樂極生悲,蘇清歡回去之后便覺得不舒服。

    剛開始她只以為是吃多了積食,吃了幾粒消食的大山楂丸子,又在屋里來回轉悠。

    可是后來她察覺到不對,她整個人都昏昏沉沉的,頭疼欲裂,渾身骨頭縫都開始疼。

    陸棄伸手摸摸她的額頭,燙得驚人,頓時慌亂地道:“快去請大夫!”

    白芷道:“夫人便是大夫啊!”

    將軍這是嚇傻的節奏啊!

    蘇清歡替自己摸過脈,有氣無力地道:“沒事。就是今天感染了風寒,可能吃東西又吃得腸胃不適……”

    大概有腸炎的癥狀吧。

    她勉強打起精神給自己開了張藥方,等藥煎好之后,陸棄一口一口喂她服下后,她沉沉睡去。

    陸棄不放心,讓人去請了溫大夫。

    溫大夫和蘇清歡的說辭基本一致,陸棄才略微安心,但是也是一夜未睡,一直守著她,不斷地替她換著頭上的涼毛巾。

    令他心慌的是,蘇清歡的燒一直未退,而且十分困倦,一直睡啊睡,吃飯都沒有力氣睜開眼睛的模樣。

    陸棄用小勺子一勺一勺喂她清粥。

    蘇清歡的這種狀態維持了兩天三夜,陸棄慌了,世子慌了,府里的人,除了襁褓中沒有什么意識的阿嫵外都慌了。

    太醫、各大名藥房的老大夫、溫大夫……陸棄能請到的所有大夫都來過了,沒有任何人能看出蘇清歡的病癥。

    陸棄殺人的沖動都有了。就一直這么高燒不退,好好的人也要燒壞啊!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神醫農女:買個相公來種田》,“熱度網文 或者 ” 與更多書友一起聊喜歡的書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前三组快乐十分黑龙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