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聯文學網 > 言情小說 > 神醫農女:買個相公來種田 > 第六百一十八章 陸棄殺人
    可是令人束手無策的是,任何人都無法診斷出蘇清歡到底是什么病癥。

    “將軍,”從來都很沉穩的白蘇跪在陸棄面前,哭得聲嘶力竭,“您那日帶夫人去拜祭過老夫人之后,夫人就這樣了。會不會是沖撞了老夫人?您去求求老夫人,讓她放過夫人吧。夫人對您的心,真的天地可鑒啊!”

    除了這個,實在也沒有別的解釋了。

    否則怎么好端端的,完全查不出病癥!一定是沾惹了不干凈的東西,中了邪!

    若是平時,白蘇無論如何都不會說的。可是現在蘇清歡這等模樣,她什么都顧不得了。

    陸棄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立刻讓人找了和尚、道士做法事,自己則忍痛離開蘇清歡,去陸夫人的墳前跪了一夜,在冷風中說了無數話,幾乎說盡了他和蘇清歡相識相知相戀以來的所有故事。

    “母親,兒子虧欠她太多,”陸棄腰背挺直,表情悲愴,“兒子自幼已經失去了您,難道現在還要失去她嗎?您若在天有靈,保佑她逃過此劫。如果這是她命中注定難以擺脫的劫難,求求您讓兒子一同與她分擔,哪怕折了我的壽命給她都可以。沒有她,兒子不愿茍活。”

    天色蒙蒙亮,陪他來的杜十一跪下勸道:“大將軍,早點回去吧。老夫人定然已經知道您的心意,會保佑夫人平安度過這次劫難的。夫人也許現在已經醒了,也未可知。”

    最后一句話無疑是最好的鼓勵,陸棄被兩個人扶著站起身來,雙腿麻木酸軟到幾乎無法走路。

    他只緩了片刻便跳上馬背,往內城風馳電掣而去。

    快到府門外,見圍了許多人,陸棄全身的力氣幾乎都被抽空。

    難道,難道蘇清歡……

    他不敢想象,只覺得頭腦空白一片,混混沌沌不知如何來到門前,幾乎是跌下馬來。

    “怎么了?”他用盡最后的力氣嘶吼道,心似乎被什么撕開,北風呼呼地往里灌。

    “將軍!”白芷撲過來,滿臉憤慨,指著外面的一群禁衛模樣的人道,“他們要來把夫人帶走!”

    陸棄卻仿佛一下子活來過來。

    蘇清歡沒事,不是蘇清歡出事了!

    這種巨大的驚喜,在理清了白芷的話意之后,很快被毀天滅地的戾氣所取代。

    “他們,他們非說夫人是染了瘟疫,要帶夫人走。”白芷滿眼都是眼淚地控訴,“您帶著奴婢們日夜不眠不休地伺候,夫人都沒有絲毫好轉。若是落到這些人的手里,夫人還有活路嗎?他們這是要夫人的命啊!”

    什么上意,什么命令,都是欠收拾!

    滅了這些人,反了吧!

    這是白芷和許多將軍府里人心里最深的怒火和想法。

    “夫人現在在哪里?”陸棄沉聲問。

    “夫人還在屋里躺在,沒有起色,也沒有更壞的情況發生。”白芷道,“只要奴婢有一口氣在,就絕對不會讓任何人傷害夫人。”

    說話間,她手中的柳葉雙刀直接對向禁衛,仿佛一不合立刻就能沖到他們中間大開殺戒。

    在她身后,侍衛們個個滿眼怒火,躍躍欲試。

    “誰讓你們來的?”陸棄盯著禁軍首領韓天齊。

    他面無表情,眼神晦暗,周身卻有凜冽的殺氣,威壓讓人幾乎不敢抬頭。

    韓天齊下意識地后退了兩步,道:“是,是,是麗妃娘娘向皇上進,說,說……”

    “好,好,她好大的膽子!”陸棄怒極反笑。

    因為初一在宮中她對蘇清歡意圖不明被他敲打,這是記恨上了!

    好,很好。

    “我這就跟你們進宮,跟皇上說明情況。”陸棄冷冷一笑道。

    “不,皇上有令,蘇夫人……”

    “啊!”所有人都震驚了。

    因為陸棄揮劍砍下了韓天齊的頭顱。

    韓天齊是來傳皇上旨意,陸棄這是以下犯上!

    “白芷,回去伺候夫人。只要你們還有一口氣在,就給我護住夫人!”陸棄臉上暴風驟雨,渾身都散發著令人膽寒的殺意。

    “是!”白芷是個沖動不怕事大的,“奴婢發誓,只要一息尚存,就會全力護住夫人周全。”

    “進去。”陸棄冷聲道,“杜十一,點齊了五百人,跟我進宮!你們呢?”

    他問的是禁軍。

    幾百人鴉雀無聲,垂首沉默,無一人敢應答。

    陸棄冷笑一聲,翻身上馬,竟然一馬當先,往宮里徑直而去。

    蘇清歡覺得自己做了一個冗長的醒不來的噩夢。在夢中,她時而如同置身冰窖,時而如同置身火爐,渾身難受。她夢到了許多小時候的事情,甚至有些事情還不屬于她的記憶。

    仿佛有一股力量,在推著她往前走去。

    前路一片迷霧,看不清方向,更找不到陸棄。

    她想停卻停不下,很努力地想掙脫外力束縛而不得,一直在掙扎。

    這種情形過了許久許久,直到她聽到了一聲清亮的啼哭聲。

    是阿嫵!

    蘇清歡覺得瞬時突破了那股力量,用力往回跑,順著哭聲跑了回來。

    “夫人,您醒了!”白蘇看蘇清歡的手指動了動,本來還以為自己眼花,可是看到她睜開眼睛,淚水瞬時盈滿了眼眶。

    蒼天終于開眼了,夫人醒了!

    屋子里的人一下子都擁了過來。

    “小舅母,你也來了。”蘇清歡看見周藍雪站在眾人中間,有些驚喜她竟然不怕人了,便開口說道。

    只是這一開口,讓她察覺出來身體的不適。

    她聲音沙啞到幾乎失聲,嘴唇干裂到有血絲隨著說話而流出,血腥味彌漫到口中,鼻子中。

    周藍雪激動道:“沒事了沒事了,清歡還認識我!”

    蘇清歡這才挨個看過去,除了白蘇、白芷外,還有抱著阿嫵的世子,周藍雪、明珠、司徒夫人以及她們各自的丫鬟,烏泱泱一屋子人。

    “我這是怎么了?”蘇清歡只記得自己感染了風寒,后面的事情都不記得了。

    “夫人,您昏迷了五天六夜了!”白芷帶著哭腔道。

    蘇清歡驚訝,然后立刻道:“將軍呢?將軍哪里去了?”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神醫農女:買個相公來種田》,“熱度網文 或者 ” 與更多書友一起聊喜歡的書
前三组快乐十分黑龙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