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環環相扣

作者:小m愚 |字數:4553

人氣小說: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暗黑系暖婚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娛樂圈是我的[重生]破云2吞海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仙武帝尊火影之商城系統

    蔣嫣然,這個仇,我記下了。

    總有一天,我會讓你乖乖跪倒在我身下,當牛做馬,以雪今日之恥!

    兩次,他都太輕敵,以至于都徹徹底底掉入她的陷阱,絲毫尊嚴也沒有被留下。

    來日方長,從過去到現在,還沒有誰,能夠在他這里占了便宜,卻不付出代價。

    “皇上,這次您帶領一萬五千人,人人都有戰馬,難道要悉數斬殺嗎?”手下痛心疾首地道。

    “斬!”燕云縉不容置疑地道。

    現在不當機立斷,損失的恐怕就不是這一萬五千匹戰馬,而是全部戰馬。

    那個女人,心狠手辣,能不給他生機,是絕對不會留有余地的。

    所以他毫不懷疑,這次對所有的戰馬而,也是死局。

    一萬五千匹戰馬,就像他一萬五千名將士一般,于燕云縉而,是錐心泣血的決定。

    但是也不得不這么做。

    這筆仇,他牢牢地記在了蔣嫣然頭上。

    總有一天,總有一天……燕云縉是手在袖子中緊握成拳,幾乎要攥出血來。

    “姐姐,”阿嫵用冷毛巾敷在蔣嫣然腳踝上,心疼的道,“還疼不疼?”

    蔣嫣然提出這個主意的時候,她就不贊成,因為那個裝置并不是鬼手張所做的,而是她自己根據記憶模仿出來的。

    她從小喜歡泡在鬼手張那里,鬼手張自己都說,她就是他半個關門弟子。

    阿嫵也曾想正式拜師,但是鬼手張說師門有規矩,傳男不傳女,所以并沒有正式收她,但是對她卻多有指點。

    只是阿嫵自己心思多,也沒有特別精心的學習,可是天賦使然,到底也算精通。

    只是這翅膀裝置,本身就是極難的,所以她也只學了皮毛,在蔣嫣然的要求下,她復制了出來,但是性能和穩定性,不能和鬼手張的真作來比較。

    所以蔣嫣然,也是豁出了性命引得燕云縉上當。

    她跳下山的時候,阿嫵在下面接應她,雖然很小心謹慎,卻還是讓她受了傷。

    “不疼了,本就是外傷,小事。”蔣嫣然渾不在意地道,“阿嫵,小可回來了嗎?”

    她急于聽到大蒙軍隊那邊的消息。

    事情已經過了好幾日,藥效快要過去了……她心里有些忐忑起來。

    說話間,小可走進來,阿嫵忙把蔣嫣然的褲腳放下來。

    “小可,大蒙有什么動靜?”蔣嫣然有些著急地問。

    小可一改往日嬉皮笑臉的模樣,面色嚴肅,這讓阿嫵和蔣嫣然都有些緊張。

    “大蒙有異動。”小可開口,“燕云縉下令,把所有的戰馬都殺死。”

    阿嫵愣了下,隨即跳過來打小可,笑罵道:“讓你裝,讓你裝!”

    蔣嫣然也面色輕松地笑了出來。

    小可這才哈哈大笑,歡呼雀躍道:“蔣姐姐,你的計劃成功了,完美!”

    阿嫵和他一起,在地上跳起來,邀功道:“是不是也有我的功勞?是我提出下毒的對不對?”

    小可毫不留情地道:“阿姐,你臉皮也太厚了,沒保護好蔣姐姐,還好意思搶她的功勞。這一環扣一環的策略,不都是蔣姐姐自己想出來的嗎?”

    阿嫵不服氣,“我也幫忙了。”

    蔣嫣然笑過之后道:“這還沒有結束。”

    小可忙湊上來,“蔣姐姐還有什么高招?”

    這次蔣嫣然真是居功至偉。

    一萬五千匹戰馬啊!一下折損了這么多戰馬,大蒙的士氣會受到很大打擊,不能說從此一蹶不振,也會低迷一段時間。

    就是有點遺憾,沒有給他正面刀劍相對的機會。

    不過再想想,即使現在正面對上,他和阿嫵加起來,也未必是燕云縉的對手后又釋然了。

    還是要努力磨練自己,才能像燕云縉那般彪悍,像蔣姐姐一般聰慧。

    蔣嫣然道:“沒有什么計謀了,真是得此勝利,不讓燕云縉知道事情原委,也太不厚道了。”

    阿嫵撫掌大笑:“對對對,姐姐說得對!咱們就是要讓燕云縉知道,他自己犯傻。”

    第二日,燕云縉的手下拿著一封信就來,道:“皇上,這是敵軍用箭射進來的信,信封上寫著您的名字。”

    燕云縉心有所感,道:“呈上來。”

    看到信封上那幾個字,果然是蔣嫣然。

    他幾乎是迫不及待地撕開信,一目十行地看完,然后他面色漲紅,發狂一般地把手里的信紙撕成碎片。

    蔣嫣然,蔣嫣然!

    那根本不是致死的毒,而只是可以持續七到十天的藥。

    只要熬過了那些日子,戰馬完全可以自愈。

    也就是說,他下令斬殺一萬五千匹戰馬的決定,完全是錯誤的,而且是大錯特錯!

    可是事到如今,除了咽下這苦水,他還能怎么辦?

    難道要告訴全軍,因為他一意孤行,所以造成了這么大的損失?

    他甚至不能告訴任何一個人,要死守住這個秘密,讓它爛在肚子里。

    他越發發現自己根本就不了解蔣嫣然,但是蔣嫣然卻對他了如指掌,拿捏他的心思,十分精準。

    這個女人,只能留在他身邊,被他馴服,否則永遠都是后患。

    認清這個現實,燕云縉覺得自己付出了十分慘痛的代價。

    他對自己說,只當蔣嫣然是故意騙他,讓他懊悔的,就當那真是毒藥,是戰馬間蔓延的瘟疫。

    可是蔣嫣然不肯啊。

    燕云縉正要發出“撤兵”的命令時,手下又進來了,這次臉色十分難看。

    燕云縉沉聲道:“怎么回事?”

    現在他已經有了充足的心理準備,無論蔣嫣然又出什么幺蛾子,他大概都能接受。

    事情還能如何糟糕呢?這次他栽了,他認!

    “皇上,天上突然飄來了許多孔明燈,咱們射下來了許多……”

    大白天,白紙糊好的孔明燈,遮天蔽日,像招魂幡,看著令人堵心。

    “里面是不是毒藥?”燕云縉騰地一下站起來道。

    蔣嫣然就是個有毒的女人!

    “回皇上,不是,是,是……”手下支支吾吾地,臉色漲得通紅也不敢說。

    燕云縉一拍桌子:“說!有所隱瞞,軍法處置!”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神醫農女:買個相公來種田》,“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前三组快乐十分黑龙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