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四章 鋒芒漸露

作者:小m愚 |字數:4178

人氣小說: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暗黑系暖婚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娛樂圈是我的[重生]破云2吞海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仙武帝尊火影之商城系統

    “我什么下場不勞你費心。”阿嫵冷冷地道,“但是方昕你記著,你現在有恃無恐,如此說話,不過是踩在你家人的尸體之上,消耗著我對他們去世而給你的些許同情。”

    “你已經惹了我,下次再敢讓我聽到你對姐姐大放厥詞,我決不饒你!”

    說著,她袖中飛刀出手,貼著方昕的頭發飛過去,重重地插入到木柱之中。

    方昕頭發散落,眼睛發紅,宛若厲鬼:“我絕不會放過你們!”

    彩云要勸她,她卻跌跌撞撞地跑出去。

    彩云咬著嘴唇,看看世子又看看阿嫵,追了出去。

    世子過來拍拍阿嫵的肩膀:“既然知道自己是對的,何必生氣?生氣不過親者痛,仇者快。”

    他原本以為阿嫵知道退親的事情會內疚自責,會覺得難受;現在看來,是他想多了。

    阿嫵對他定親的前因后果都知道,難得看得開,沒有把不屬于她的罪過強背到她自己身上。

    如果老天爺就認為這是出爾反爾,那所有的罪孽,都由他自己來承擔吧。

    “我知道,我只是想起了姐姐。”阿嫵深吸一口氣,眼中含淚。

    世子以為她要哭了的時候,她卻生生逼退淚意,露出滿面的決絕:“哥哥,我今天來找你,是告訴你西夏之事已經結束。”

    多說無益,傷心也好,思念也罷,說多了都只是軟弱。

    能救姐姐的,唯有行動!

    “我也收到了表舅的信。”世子牽著她的手往外走。

    方昕走便走了,之前他其實想找個別莊把她挪出去的,但是事情忙,沒把她放到心上,所以一直拖延至今,背阿嫵撞破。

    這樣也好。

    就像阿嫵說的,他對她的忍耐,也是因為對于方府上下慘死之人的愧疚,而不是對她。

    方昕如果一直把仇恨加諸到真正的兇手身上,那他絕對會幫她,會讓她后半生衣食無憂,不為任何人欺侮。

    但是她自己想偏了,走歪了,把炮火對向自己人,得了失心瘋一般,他就容不下她了。

    阿嫵道:“西夏的事情其實沒有耗費多少兵力,現在我爹下令地虎軍的將士休整,應該是等著援助咱們。”

    她想說小蘿卜,然而還是把這話壓到了心底。

    如今她已經長大,明白改變不了的事實,多說也無益。

    爹已經從大局出發,做出了停止搜尋的決定。

    作為姐姐,阿嫵心痛難擋;但是作為一名軍人,她理解并且支持父親的決定。

    就像她想救姐姐的心情刻不容緩,卻只能從長計議。

    除了祈求奇跡,除了希望爹娘趕緊用自己的力量找到他,別無他法。

    現在傷痛都是奢侈的,盡快結束戰爭才是最重要的。

    畢竟家與天下相比,后者更重要。

    娘常說,別人的痛也是痛;戰火連天,顛沛流離,因此家破人亡的悲劇每天都在發生。

    只有止戰才能杜絕更多的悲劇。

    道理那般明晃晃地擺著,哭訴悲傷于事無補,阿嫵強壓住心中的情緒,每次見到世子的時候都努力只談正事。

    只是身體是誠實的,世子看著她嘴角的燎泡,還有什么不明白?

    那個想哭就哭,想笑就笑的小姑娘,終于長大了;也許這就是成長的傷痛。

    “嗯。”世子道,“娘很快也會趕回去,就能帶人繼續找尋小蘿卜了。”

    阿嫵喃喃地道:“也許現在他正在一個世外桃源做客,暫時找不到回家的路。他天天操持軍務那么累,得到一個休息的時間,估計樂不思蜀了。”

    世子沒有作聲。

    阿嫵很快調整情緒,道:“哥哥,燕川帶兵南下,我和小可商量,派人半路截殺他們一波,你覺得如何?”

    “我也想過,”世子道,“但是現在城中兵力不足,對方五六萬之眾,我們派多少人合適?派兵之后,田青攻打上京,而燕云縉也趁火打劫的話,腹背受敵,怕是招架不了。”

    阿嫵點點頭:“我也想到這個問題。所以和小可商量的是,抽調兩千人,看看能不能突襲,速戰速決,占點便宜就跑。”

    世子笑笑:“主意是不錯,但是燕云縉現在盯咱們也很緊,萬一發現,這兩千人就有去無回。而且半路截殺,去到一個不熟悉的環境里,我們未必有優勢。兩千對五六萬,人數之差太懸殊了。”

    “嗯,這就是我不成熟的一個想法。哥哥說得也有道理,”雖然被拒絕,阿嫵卻仍然思索著可能性,“要不這樣,我寫信給爹,看爹能不能抽調兵力去攔截?”

    “好。”世子雖然覺得陸棄不會答應,還是含笑點頭。“肚子餓不餓?哥哥帶你去用些東西。”

    “餓了。”阿嫵道,“想吃糟鵝掌,醉蟹,還有粉蒸肉。”

    “都有。”世子含笑道,牽著她一起往自己的書房而去。

    后院烏煙瘴氣,他不愿意阿嫵留下。

    今日方昕的事情倒提醒了他,賀長楷被他推下去,那些用來做面子的女人,也該處置了。

    唯一棘手的是夜音和她生的小魚兒,要想個妥善的辦法處置。

    阿嫵一邊大口吃肉一邊道:“哥哥,田青的事情你想好怎么解決了嗎?”

    世子給她夾了夾肉的手頓了頓:“還沒有。小老虎有什么主意?”

    “哥哥,都是天狼軍的兄弟,打斷骨頭連著筋,怎么能自相殘殺呢?”

    阿嫵將心比心,如果地虎軍這樣被割裂,讓那些兄弟兵戎相見,她也會十分痛心的。

    “話雖如此,但是眼下,自相殘殺好像不可避免。”世子淡淡道。

    “我覺得或許沒有那么悲觀。”阿嫵道,“人非草木,孰能無情。那十萬大軍跟隨田青撤退,家眷有許多都留在了上京城內。其實我覺得,他們并非反叛,只是服從上級的命令而已,甚至他們離開的時候,都不知道所為何事。”

    可是等到知曉的時候,卻發現自己已經走上了謀逆的不歸路。

    “所以呢?”世子用鼓勵的眼神看著阿嫵。

    “所以應該以懷柔之術相對。”阿嫵道。

    “如何懷柔?”世子心中十分驚喜。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神醫農女:買個相公來種田》,“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前三组快乐十分黑龙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