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歸來

作者:小m愚 |字數:4747

人氣小說: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暗黑系暖婚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娛樂圈是我的[重生]破云2吞海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仙武帝尊火影之商城系統

    他咬得極重,蔣嫣然悶哼一聲。

    “疼的時候就要想我。”燕云縉咬牙道,“不許不回來,否則我就是拼了命,不擇手段,也要把找回來。”

    “嗯。”蔣嫣然淡淡答應,“走,不用在這里等我,立刻回軍營中,要忘記我回來找世子談判的事情。想象我不能給任何幫助,然后該如何準備應對就如何應對。”

    燕云縉就喜歡聽她為自己著想,但是還是覺得隱隱不安。

    “我怎么覺得,”他瞇起眼睛看著蔣嫣然,“這是安排好所有的事情,準備沒有負擔地離我而去?”

    “有病。”蔣嫣然伸手掀開馬車簾子要往下走,卻被燕云縉攔腰抱住。

    他把臉貼在她的后背上,“要回來,一定要回來。”

    蔣嫣然“嗯”了一聲,強迫自己壓下心中那莫名翻涌的情緒,松開他攔在自己腰間的手,堅定地下去。

    燕云縉的手無力地松開,眼睜睜地看著她下車,越走越遠……

    “蔣嫣然,我等著!”他把雙手攏起放到嘴邊,大聲呼喊道。

    蔣嫣然似乎頓了下腳步,然而最終沒有回頭。

    阿嫵正陪著蘇清歡說話,憂心忡忡地表達著對蔣嫣然的擔心。

    “我爹和哥哥商量了這么久,我得去看看。”她終于坐不住,從繡墩上站起來道。

    “坐下。”蘇清歡輕斥道,“還不如梔子穩得住。”

    在世子那里議事的除了陸棄,還有其他人,蘇清歡不想她去摻合。

    梔子靠著迎枕懶洋洋地躺著,啃著它的香蕉。

    它的肚子已經很大,所以大部分時候都是躺著。

    它似乎聽懂了蘇清歡的話,沖著阿嫵齜牙咧嘴。

    阿嫵瞪了它一眼,道:“姐姐的事情,我怎么能不著急。”

    “死心吧。”蘇清歡道,“我不許去打仗。”

    關心則亂,阿嫵其他時候穩得住,但是涉及蔣嫣然,蘇清歡覺得她一定會沖動。

    “娘!”阿嫵一聽這話急了,跳起來道,“我一定要去!”

    “這是爹的意思,”蘇清歡推卸責任,“回頭能說服爹就行。”

    “我爹才不會出這種主意,”阿嫵嘟囔道,“肯定都是您。”

    吹枕邊風,哼!

    蘇清歡神情高冷,一副不能再商量的樣子。

    “我去找表姐玩。”阿嫵眼珠子滴溜溜地轉。

    “姨母不許她出門,也不要去找她。”蘇清歡還是拒絕,“誰知道能給她出什么餿主意。”

    阿嫵:“……”

    劉儀一直對戰又年念念不忘,蘇小草夫婦當然不會同意。

    蘇小草一發狠,就把她關在家里。

    蘇清歡來到這里后,蘇小草來找蘇清歡哭了幾次,說女兒油鹽不進,根本不聽她的。

    兒女都是債。

    而且蘇清歡也是從這個年齡階段走過來的,當初如果有人反對她和陸棄,她肯定也不會聽,所以對此她實在不知道如何勸解。

    “娘,在這件事情上我是和站在統一戰線的。”阿嫵道,“我也跟表姐說過,不是戰又年不好,但是他畢竟是個皇帝,而且還是西夏的皇帝。”

    非我族類,誰知道以后會如何?

    聽她說到皇帝,蘇清歡心里一直隱藏的不安又被勾起來。

    她在心中深深嘆了一口氣,這個傻孩子,她要嫁的,也是皇帝。

    阿嫵和世子,現在感覺根本就不對。

    兄妹情深,人不滿?

    反正蘇清歡就覺得,這兩人將來肯定會出問題。

    但是阿嫵已經是世子的執念,兩人的關系等于公開了,恐怕沒有轉圜的余地。

    阿嫵性子太直,受不得任何委屈,也最討厭裝腔作勢,蘇清歡無論如何都不能把她和那深深的宮苑聯系起來。

    阿嫵還不知道蘇清歡已經轉向擔心她,嘟囔道:“而且柳太后那么強勢,頂著那樣的一個婆婆,她有什么好日子過?干嘛非要跟自己為難!娘,您讓我去吧,我再勸勸表姐。”

    蘇清歡搖頭:“她一門心思鉆進里面,別人說什么都沒用。”

    現在只能繼續冷處理。

    她倒不指望劉儀會因為時間推移而降低熱情——陷于感情的女孩,往往會無限放大自己的感情和作用。

    她想的是,柳太后不會放棄利用戰又年的婚事,而戰又年,對自己的婚事沒有什么發言權。

    只要他成婚了,劉儀就會死心的。

    “真是拎不起,看上誰不好,偏偏看上咱們的對頭。”阿嫵撇撇嘴道,“她才見了戰又年幾次;如果是姐姐那般深陷敵營,我怕她早就投敵了……”

    “小老虎慎言!”蘇清歡呵斥她道,“不要口無遮攔!”

    阿嫵不服氣地嘟囔:“我也就跟您說說,這里又沒有旁人,您這么嚴肅干什么!”

    她不知道,她的這番話,擊穿了蘇清歡心中最隱秘的擔憂。

    《色戒》中的王佳芝,最后還是愛上了易先生。

    據蘇清歡所聽說的消息來看,燕云縉是把蔣嫣然捧在手心的。

    蔣嫣然的成長生涯中,除了早逝的父親,沒有異性對她如此好過。

    但是這份擔心,蘇清歡誰都不能說,否則就是對蔣嫣然的傷害。

    蘇清歡只能一遍遍地自我安慰,告訴自己她是個疏離冷情的性子,一定不會被情愛沖昏頭腦。

    蘇清歡道:“我有些頭疼,帶著梔子出去走走。”

    她是真的頭疼。

    她既擔心蔣嫣然對燕云縉用情,又怕燕云縉會以蔣嫣然為質。

    最壞的情形,是兩者同時發生,到時候以蔣嫣然劍走偏鋒的性格,站到了他們的對立面怎么辦?

    蘇清歡后背一身冷汗,心里像塞了鉛塊一般沉重。

    阿嫵哪里知道娘親會想這么多,伸手抱住梔子,“走,帶出去放放風。”

    梔子卻懶洋洋地不想動彈。

    阿嫵笑著去抓它的功夫,白蘇匆匆進來,眼含淚光,嘴角上揚:“夫人,大姑娘,們猜誰回來了?”

    蘇清歡“騰”地一聲就站起來了:“嫣然嗎?是嫣然回來了?”

    白蘇點頭道:“還是夫人和蔣姑娘心有靈犀,真的是蔣姑娘回來了。”

    蘇清歡迫不及待地迎了出去。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前三组快乐十分黑龙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