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5章 相見(一)

作者:小m愚 |字數:3043

人氣小說: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暗黑系暖婚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娛樂圈是我的[重生]破云2吞海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火影之商城系統仙武帝尊

    “父皇?”燕川的眼中迸出驚喜之色,下意識地要松開蔣嫣然。

    蔣嫣然咬牙切齒地道:“敢把我摔到地上試試!救我有功,慌什么!以為父皇看見我這般就會胡思亂想嗎?”

    現在兩人的情形確實有些不好看。

    她穿著他的內衫,因為衣裳太大而空空蕩蕩,脖子及以下都露出來,還有明顯的痕跡……而且現在這姿勢,實在令人遐想。

    燕云縉脾氣急躁,而大蒙向來也沒有那么多講究,兒子占老子女人這種事情也不是沒有,看到這種情景肯定會多想。

    所以不能慌亂,否則就是心虛,一定要比平時更加高冷。

    “就算愿意,我也看不上。”蔣嫣然用盡全身力氣道。

    她的狀態很糟糕,說了這一串話就已經上氣不接下氣了,臉色更是紅得令人心驚。

    燕川也不是傻子,立刻反應過來道:“皇后娘娘您這般說話,未免也太自視甚高了。”

    說話間,燕云縉已經上前。

    燕川忙把人交給他,自己頓了下,想走出去看看情形,然而想到蔣嫣然的現狀,他還是站定了,看著兩人。

    “我以為,再也見不到了。”蔣嫣然笑了,干裂的唇隨著這笑容而開裂,滲出絲絲血跡。

    最難的時候,她也沒想過放棄,只為了再見她。

    萬丈紅塵,并沒有什么值得留;可是還有一個他,同她相依相守,便是留在人世間的最大眷了。

    這眷,支撐著她走到現在。

    燕云縉抱著她,感受到她身上火爐一般傳來的熱氣,一陣心慌。

    發生了什么事情他都不想過問計較,把她抱在懷里,才覺得他的世界又變成了流光溢彩。

    只是她現在的狀態,讓他心疼又害怕。

    “怎么會這樣!”他怒吼道,打橫抱起蔣嫣然。

    這怒發沖冠,是對著燕川的。

    “我沒事,死不了。”蔣嫣然勾住他的脖子道,“別問的傻兒子,他也是剛救了我。等我好了,我跟說。帶我出去找幾樣藥材……”

    她是大夫,對自己的身體狀況有數。

    傻兒子燕川果然低下了頭,保持沉默。

    蔣嫣然那么聰明,肯定知道如何能保護好自己。

    即使發生了那么不堪的事情,只要她想,她還是能留住父皇的心。

    只是這嫌隙,不知道會有多大。

    燕川很希望,她能夠處理的天衣無縫,像什么事情都沒發生過一般。

    “好,的丫鬟也跟了來。”燕云縉低頭道,“還帶來了的藥箱。”

    出行之前,紅葉非要帶上藥箱,當時他還沒覺得如何,現在想來,這個丫鬟也該重賞。

    “那就好。”

    “真的沒事?”燕云縉不確信地問道。

    他已經進入二人世界,徹底忽略了傻兒子。

    他就算不信燕川,也要信蔣嫣然。

    這兩個人,都不是會背叛自己的人,所以只是剛看到兩人那種相對的情形時他覺得怒氣沖沖,但是看到蔣嫣然生病,他冷靜下來,現在只管她的身體了。

    沒有任何事情,比她還活著,比能看到她活生生地出現在面前更重要。

    任何其他事情,都沒她重要。

    “燕云縉,我現在很困很難受,就想睡過去。”蔣嫣然喃喃地道。

    “吃了藥再睡,是我來晚了。”

    “不是給我收尸就不晚。”

    “……就不能說句軟話嗎?”

    “那還是我嗎?死鴨子嘴硬,變不了了。”

    “再敢說一個死字試試!”

    燕川等兩人走出山洞,長出一口氣,這才發現自己后背已經冷汗涔涔。

    他早晚要被蔣嫣然這個女人害死,他真不知道中了什么毒,會來救她。

    但是她活著,真好,好得他想大叫,想罵娘,想找人打一架。

    她來皇宮不過一年,但是燕川已經無法想象沒有她,皇宮一片死寂的樣子。

    紅葉看到蔣嫣然,痛哭不止。

    燕云縉不耐煩地道:“哭什么,拿藥箱來,蠢貨!”

    紅葉手忙腳亂地打開藥箱,找到了退燒藥遞給燕云縉。

    燕云縉拽下腰間水囊喂蔣嫣然吃藥,結果又把她嗆得咳嗽不已,心疼的紅葉直用白眼瞪燕云縉。

    “們父子不把我嗆死是不罷休了。”蔣嫣然咳嗽了好一陣才緩過來道,終于在燕云縉寬厚溫暖的臂膀中放心地閉上了眼睛,沉沉睡去。

    她只是受涼發燒,吃上藥定然很快就能痊愈。

    燕云縉已經來了,她再也不必強撐。

    “姑娘,姑娘,”紅葉忘了喊“娘娘”,一邊哭一邊跪在旁邊搖著蔣嫣然,“姑娘,您醒醒啊!”

    燕云縉差點沒忍住一腳踢飛她。

    護主不利又不動腦子的蠢貨!如果不是還有點忠心,他現在就讓人砍了她的頭。

    “讓她休息休息!”燕云縉冷聲道。

    雖然這些天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他也能想象出來,不會是什么好事。

    燕川渾身警惕,但是難掩疲憊;蔣嫣然更不用說了,病成這樣,奄奄一息……兩人一看便是經歷了艱辛的逃亡。

    燕云縉脫了披風鋪在干草上,動作輕柔地把蔣嫣然放在上面,對紅葉道:“看著主子!”

    紅葉試了試蔣嫣然的鼻息,察覺到她呼吸均勻才算放下心來。

    這動作,又讓燕云縉差點爆發。

    看著升起來的太陽,她遲疑道:“皇上,是不是該把皇后娘娘挪到樹蔭下?”

    燕云縉猶豫了片刻后道:“是不是曬曬太陽更好些?”

    蔣嫣然在上午陽光不毒烈的時候喜歡曬曬太陽,燕云縉曾對她的這種愛好表示很不解,但是被她嘲笑了,強拉著他一起曬。

    他這種近乎商量的口氣讓小辣椒紅葉有些不知所措,道:“那,那就這樣?”

    蔣嫣然要是醒著一定把他倆罵得狗血淋頭——她是發燒,曬哪門子的太陽,以為她要靠著陽光進行光合作用嗎?

    燕云縉不確信地道:“好好看著主子,幫她驅趕蚊蟲,醒了叫我。”

    他想守著蔣嫣然,但是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他冷著臉對燕川道:“跟我來。”

    燕川點點頭。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前三组快乐十分黑龙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