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4章 燕云縉的憤怒

作者:小m愚 |字數:4489

人氣小說: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暗黑系暖婚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娛樂圈是我的[重生]破云2吞海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仙武帝尊火影之商城系統

    蔣嫣然神情淡然,提起筆來,打量著花叢中翩翩起舞的彩蝶,忖度著如何下筆。

    燕云縉一目十行地看完,怒道:“賀明治欺人太甚!”

    蔣嫣然眼皮子都沒抬一下,斟酌著用狼毫挑起石青顏料描畫著。

    “我偏偏不讓他遂愿。”燕云縉冷哼一聲道。

    蔣嫣然還是默不作聲。

    燕云縉終于沉不住氣了,搶過她的筆扔到一邊,在她對面坐下,氣呼呼地把信遞給她,“看看,賀明治是不是欺負人?!”

    蔣嫣然這才慢條斯理地接過信來,看過之后道:“他也并沒有說什么,這般激動做什么?”

    世子在信中說,讓燕云縉找回燕寒,否則后果自負。

    蔣嫣然那般聰慧,略想一想便明白過來,能讓世子如此激烈的,恐怕是阿嫵。

    燕寒護送阿嫵回去,路上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讓世子誤會了兩人的關系,一定是這么回事。

    燕云縉對于蔣嫣然不跟自己站在一起表示義憤填膺:“他這什么口氣?他讓我召回我就召回?我偏偏不!我倒要看看,他敢不敢動燕寒一根毫毛。”

    “不行,我要給他寫信去罵他!”

    燕云縉氣得叉腰滿地亂轉。

    蔣嫣然沒有作聲。

    “怎么想?”燕云縉問。

    “想回信便回。但是算起來,燕寒現在不應該是在回來的路上嗎?上次不是說,下旨讓他不要管燕云飛,自己回來嗎?”蔣嫣然就事論事。

    “那我現在也可以下旨讓他留在中原。”燕云縉置氣地道。

    蔣嫣然無語,“我猜測定然是燕寒和阿嫵之間,讓他誤會了。”

    “那與我何干?”燕云縉想到世子吃醋的模樣,可恥地愉悅了,他傲嬌道,“他若是好聲好氣跟我說,我或許可以考慮。趾高氣揚命令我,我一定得懟回去!我還就偏偏不讓燕寒回來了,膈應死他。”

    蔣嫣然道:“越來越幼稚了,這樣對我們有什么好處?”

    “反正我就不想讓他舒服。”

    “還是先找人問問,到底是怎么回事。”蔣嫣然道。

    燕云縉還是不樂意,別別扭扭的樣子。

    蔣嫣然捂住肚子。

    燕云縉立刻沒心思糾結這些細枝末節,過來蹲下身子緊張地仰頭道:“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他踢了我一腳。”蔣嫣然握著他的手放在自己小腹上。

    燕云縉像被燙傷一般,猛地縮回手,然而想想又慢慢地放上去,動作輕柔,小心翼翼。

    “我這樣不會影響他吧。”燕云縉問。

    “沒有那么金貴。”蔣嫣然不以為意地道,“他會踢人了。”

    然而燕云縉把手放在那里許久,也沒有感受到變化,不由道:“難道是又睡過去了?”

    “或許吧。”蔣嫣然道。

    “那我再等等他。”

    看他不再糾結燕寒的事情,蔣嫣然總算放下心來。

    她明白世子的氣急敗壞,也不想阿嫵和他橫生枝節;眼下燕寒已經在回來的路上,只要燕云縉不抓著這件事情不放,算是順水推舟地賣了世子一個面子。

    過了數日,燕寒果然回來復命,同時給蔣嫣然帶來了蘇清歡和阿嫵的書信。

    蘇清歡信中說,她不放心蔣嫣然生產,在她臨盆之前會趕來看她。

    阿嫵則說,要和蘇清歡一起來。

    蔣嫣然問了燕寒,知道阿嫵和世子鬧僵的事情,倒也沒說什么。

    她的觀點和柳輕菡倒是一致,怎么鬧,世子也不會松手。

    這日,燕川來給蔣嫣然請安,之后問燕云縉:“父皇,皇后娘娘,是不是懷了雙生子?”

    燕云縉瞪大了眼睛呆楞住。

    他從來沒往這方面想過。

    燕川道:“我也只是猜測。也可能就是皇后娘娘腹中胎兒過大?那樣怕是將來會有危險吧。”

    這下燕云縉更緊張了。

    然而他去問蔣嫣然,后者口風很緊,只跟他說一切正常。

    燕云縉將信將疑,蔣嫣然卻坦坦蕩蕩。

    “可別騙我。”

    “騙做什么?我的命不金貴嗎?”蔣嫣然淡淡道。

    她本以為這樣就糊弄過去,可是沒想到,第二天燕云縉又風風火火、大步流星地走進她房間里找她。

    “還是騙了我!”燕云縉怒道,“我看過別的婦人,懷孕和月份差不多的,肚子比小了太多!到底怎么回事?”

    蔣嫣然被打了個措手不及,一時間不知如何回答。

    她擺擺手,讓給她捏腿的紅葉下去。

    “告訴我,”燕云縉聲音都顫抖了,眼睛一瞬不瞬地盯著蔣嫣然看,“是不是為了要他,影響了自己?”

    蔣嫣然還沒反應過來,就見燕云縉眼含淚光地道:“那樣不要了。要是為了要他,讓有損害,那咱們就不要了!”

    他眼睛落在她露出的半截小腿上,越看越覺得別扭,怎么覺得粗了一大圈?

    他撲過來,在她腿上摁了下去,這才發現腫脹得十分厲害。

    “蔣嫣然!”燕云縉又痛又怒。

    “并沒有什么要緊的,孕期水腫,再常見不過。”蔣嫣然道,“每個人的情況都不一樣。要是覺得我是那種為了要孩子就犧牲自己的人,恐怕就大錯特錯了。那樣的話,還是認識的自私自利的蔣嫣然嗎?”

    “的話,”燕云縉指著她,“我一個字都不信。我們倆走到現在,我也從來摸不透哪句話是真的,哪句話是假的,這個小騙子!”

    蔣嫣然喟嘆一聲,“我現在也是老騙子。有時候我都覺得生這個孩子,有老蚌生珠的感覺。”

    “才幾歲!”燕云縉罵道,然而很快拉回來,“別跟我扯這些。老老實實告訴我,到底怎么了!今天要是不說清楚,我拼著這個孩子不要了,也不能讓以身涉險。”

    蔣嫣然道:“容我想想怎么說。”

    “不行。眼珠子一轉就是謊話!”燕云縉道,“把話說清楚!現在就說!我已經有了燕川,退一萬步,我就是沒孩子,我就是后繼無人,死無葬身之地,我也不會讓用性命去開玩笑!”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前三组快乐十分黑龙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