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3章 如朕親臨

作者:小m愚 |字數:4335

人氣小說: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暗黑系暖婚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娛樂圈是我的[重生]破云2吞海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火影之商城系統仙武帝尊

    .,最快更新神醫農女:買個相公來種田最新章節!

    清婉心道,幸虧沒有把大姑娘的身份脫口而出,否則壞了好事,大姑娘一定生氣。

    她快步往馬車走去取劍。

    呂大人陰笑:“我還真當是個人物,對禮遇有加。沒想到,是一個打腫臉充胖子的游俠而已。”

    隨身佩劍的,除了官軍就是游俠。

    如果阿嫵是前者,那早就亮明身份;一直故弄玄虛不肯表明身份,原來只是個游俠。

    不行,游俠會武功,會傷到他。

    呂大人看著阿嫵凌厲的眼神,不由后退幾步,害怕她對自己動手。

    同時想到剛才他那般委曲求,越想越覺得憋屈,不由惱羞成怒道:“來人,給我把他拿下。”

    他身邊的幾個小吏頓時上前。

    阿嫵怎么會把他們放在眼里?三下五除二,四五個人躺在地上痛苦地呻、吟著。

    呂大人嚇得又連連后退,道:“別過來,殺了我也沒用。舊例就是如此,誰坐在我這個位置也一樣。”

    周邊百姓也都搖了搖頭,神情麻木。

    是啊,換一個又怎么樣?又不是沒換過,還不是一樣的德性。

    但是也有人,比如那拖兒帶女的寡婦,眼中就露出希冀的光芒。

    她沒什么見識,對現狀也沒有那么絕望,滿心希望阿嫵能是救命稻草,讓她少交些糧食,能養活兩個孩子。

    阿嫵站在原地沒動,呂大人罵屬下道:“蠢材,還不去叫人保護本官。”

    “確定,他們叫來的人就能保護得了嗎?”

    清婉已經抱著劍氣喘吁吁地跑回來,看著地上躺著的人,像沒看到一般,把包著綢布的劍雙手恭恭敬敬遞給阿嫵:“大爺,劍。”

    這劍沉甸甸的,她舉著劍,雙手都在抖動。

    阿嫵接過劍來,伸手作勢要拔劍,沖呂大人微微一笑:“呂大人,別怕啊。我這劍,是殺人的劍。但是用來開封,……還不配!”

    說著,包裹劍身的綢布落下,露出里面雕刻盤龍,金光閃閃的寶劍,上面刻著四個字,“如朕親臨”。

    呂大人嚇得腿一軟,“撲通”一聲跪在地上。

    欽差,到底是欽差來了。

    他的這條小命啊!完了完了!

    他的爪牙雖然沒看清楚劍身上的字,但是大人都跪了,站著的跪下了,躺在地上的爬起來跪著——裝死怕再被打,但是看現在情形,再裝死,容易真死了。

    身后的百姓也嘩啦啦跪下了。

    這是老天終于開眼了嗎?派了能制服這貪官污吏的人,來給百姓伸張正義了嗎?

    阿嫵一字一頓道:“我秦虎,奉旨到山西巡查,皇上賞賜尚方寶劍在此。上斬貪官,下斬佞臣,先斬后奏!”

    皇上給她一道那么鄭重的圣旨,是賜予她另外一個身份——欽差大臣秦虎,又賞賜了她尚方寶劍,準許她在山西便宜從事。

    阿嫵感謝皇上如此體貼周到的安排。

    有了這個身份,她便可以不用借哥哥和爹的名頭站出來,她自己就是道理!

    “所以,”阿嫵緩緩地道,“呂大人,不管叫什么,我現在告訴,被革職了!我會讓人徹查的家產,說按照舊例搜刮百姓糧食,那么如何分配,衙門自有記錄。若是沒有多余的家財,我可以放一馬。但是如果被我查出來貪贓枉法,呵呵……那我就用來祭這尚方寶劍!”

    呂大人癱倒在地上。

    阿嫵繼續一字一頓地道:“我也不管從前如何,從今年起,銀兩火耗,琳尖踢斛這些陋習,部取締。再有以此欺壓百姓的,定斬不饒!各位鄉親父老回去轉告親戚鄰居,如果有已經被多扣糧食和多收布匹的,都回來退。但是如果誰想濫竽充數,沾官家便宜,一經查實,也重懲不怠!”

    她字字句句,重如千鈞。

    百姓發出一陣歡呼,大呼“皇上萬歲”,“皇上圣明”。

    阿嫵看著一張張由衷高興的臉,在心里默默地道:“哥哥,小老虎幫看到百姓疾苦,幫做到了這一點兒微末的小事,會高興的吧。”

    打呂大人的臉不難,難的是后續怎么確保賦稅的征收更加公平合理。

    阿嫵帶著清婉離開,剛回到府里就見白蘇等在二門外,焦急地來回走動。

    看見她們回來,白蘇迎了上來給阿嫵行禮,道:“將軍和夫人在房間里等大姑娘呢!清婉!我是怎么跟說的,怎么能縱著大姑娘這么任性!”

    阿嫵道:“白蘇姑姑,您別責備清婉,這事跟她沒關系。走,我去跟爹娘解釋。”

    “等回頭我再收拾。”白蘇威脅清婉。

    清婉沖她娘吐吐舌頭,并不害怕。

    皇上的密旨也是圣旨啊,她才不怕呢。

    阿嫵進去,白蘇帶著清婉守在門口。

    白蘇扭著清婉的耳朵罵道,“死丫頭!”

    清婉求饒:“娘,娘,輕點,您別錯怪好人。您先聽聽大姑娘怎么說。”

    “我不聽大姑娘怎么說,我要聽說。大姑娘怎么能假傳圣旨,還弄了個假的尚方寶劍,這是要命的事情啊!”

    “娘,沒事……”

    “怎么沒事!”白蘇氣壞了,“皇上是縱著大姑娘,但是這件事情,已經不是玩鬧了。有心人利用的話,非但大姑娘,就是咱們將軍府,都得吃不了兜著走。”

    “娘,您聽聽,聽聽再說啊。”

    蘇清歡基本也在用相同的語調罵阿嫵。

    陸棄坐在椅子上,手中拿著“繳獲”的“假的”尚方寶劍,拔出來細細看著。

    “放下!”蘇清歡遷怒,“一把假劍有什么好看的?現在,立刻把女兒給我打一頓,狠狠打一頓!這無法無天的,什么事情都敢做,是不是要活活氣死我!”

    為民出頭,初衷是好的;但是這種手段,蘇清歡無法贊同。

    界限感,是她一直跟阿嫵強調的。

    陸棄慢條斯理地道:“誰說這是一把假劍?就是小老虎想造假,也要有人敢給她造。”

    “如朕親臨”這四個字,已經能嚇破人的膽子了。

    阿嫵得意地笑:“娘莫不是以為我自己造的吧。”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前三组快乐十分黑龙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