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3章 番外之小可(二十八)

作者:小m愚 |字數:4526

人氣小說: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暗黑系暖婚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娛樂圈是我的[重生]破云2吞海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仙武帝尊火影之商城系統

    小可沒有走成。

    沒人能留住他,除了賀姮。

    他的外甥女都有人要刺殺,活膩了是不是!

    小可主動請纓,和阿貍一起徹查一直沒有被抓住的兇手。

    兇手顯然是十分可怕的,能夠在防備森嚴的宮中來去自如,幾乎沒有留下什么痕跡。

    當然他也沒有得手,受傷的是一只貓。

    正是這只貓慘烈的聲音驚動了宮里的侍衛,當他們發現貓的身上插著一把剔骨刀時,頓時慌了,就有了后續一系列的慌亂。

    皇上這些日子心情極差,沒有人敢在他面前大聲說話。

    那些要報各地災荒之類令人不悅消息的朝臣尤其捏了一把汗,唯恐自己撞到槍口上。

    姜月的生活回歸了平靜。

    她也已經放過自己,不去再想那晚發生的事情。

    她告訴自己,那晚什么都沒發生,只是小可來告別,然后自己把他喝倒了,后來牧簡之幫忙把他帶走,如此而已。

    她沒有再進宮,因為不想和小可遇上。

    她把他當成已經離開的人。

    “簡之不知道在忙什么,也不來家里吃飯了。”何縣令,不,現在應該是何老爺了,用眼角睥著姜月試探著道。

    姜月之前為了躲避親事都不肯回來,現在肯回來了,難道是態度有所松動?

    這樣是最好的啊。

    姜月哪里不明白外公的意思,也不回答,低頭剝著蒜——晚上要吃炸醬面,得配蒜。

    沉默啊沉默,讓浮躁沉淀下去,真相就會浮出水面。

    她心里沒人都不會考慮牧簡之,更何況她心中有人了?

    想起喜歡的人,姜月嘴角勾起,露出一個明艷的笑意,把何老爺看得一愣一愣的。

    也不說牧簡之壞話了,這是好事;可是要說這是因為牧簡之而笑,何老爺也有些不敢相信。

    幸福怎么會來的這么突然?

    事實證明,他的想法是完全正確的。

    趙婆子從外面買菜回來,慌慌張張,看見何老爺像看見主心骨一般,然而看見姜月也在,頓時有些遲疑。

    這一系列的表情都被姜月收到眼底。

    難道豬肉又漲價了?

    趙婆子是個沉不住氣的,就是青菜從一文錢三斤變成了一文錢四斤,她都得一驚一乍,就怕說她貪墨了買菜錢。

    其實她人挺老實的,姜月很相信她。

    可是不知道為什么,或許姜月從前在登州管家形成的習慣就是很嚴肅認真,或許只是她模樣看起來很厲害?

    “怎么了?”姜月開口。

    趙婆子憋紅了臉,支支吾吾地道:“沒,沒什么。我去做飯了。”

    竟然提著籃子一溜煙地跑進了廚房。

    何老爺搖搖頭,心里想著這般上不了臺面,以后還是得采買幾個。

    否則被牧簡之看輕了去,姜月以后也抬不起頭來。

    他還想著姜月和牧簡之的事情,覺得雖然沒有那么樂觀,但是經過可能是曲折的,但是結局肯定是美好的。

    一個矢志不渝,一個沒人可嫁,早晚要湊成一對兒。

    姜月卻隱隱有種不好的感覺。

    她后知后覺地發現,剛才趙婆子好像一直看著她心虛,不同于以往的謹慎,這次似乎是有什么事情瞞著她,是她在才掐斷了她后面的話。

    姜月不動聲色地站起來,走到廚房淡淡道:“趙嬤嬤,我來幫做飯。”

    趙婆子手一抖,差點一刀切到自己手上,連忙道:“不用姑娘,老婆子自己就行。姑娘想吃什么?”

    姜月漸漸逼近,“我不想吃什么,我只是想知道,嬤嬤為什么這么慌亂?”

    “沒,沒事啊,我沒慌。”趙嬤嬤面紅耳赤地道。

    “嬤嬤,我只是怕在外面受欺負。咱們雖然小門小戶,但是也不是任人欺凌的。”看著趙婆子面上有感動之色,話鋒一轉,“府里雖然我外公最大,但是所有的事情還是要過我的手,如果有什么為難之處,一定要跟我說。”

    趙婆子面上露出糾結之色,半晌后似乎鼓足了勇氣才道:“姑娘,不是我有意瞞著,是,是他們外面的話傳得太難聽。”

    “什么話傳得難聽?”姜月有些反應不過來。

    “外面那些殺千刀的,說,說您和牧將軍,姚將軍都不清不楚的。還,還說您三更半夜把他們兩人招到府里……總之傳得很難聽就是了,我都不好意思跟您說。您這幾日還是別出門了,避避風頭……”

    姜月皺眉:“避風頭?就怕有人不想讓我們避。”

    不知為什么,她覺得這件事情后面有黑手。

    那天都是羽林衛的人,誰那么碎嘴子?就算有一兩個這樣討厭的,誰又能把當日的情形描繪得那般不堪?

    其實正常人完全會想,是牧簡之在何家宴請小可,怎么會想得那么歪?

    姜月想了想后道:“這件事情先別和我外公說。算了,不說他出門也會聽到的,順其自然吧。我出門一趟,不用等我吃飯,給我留點飯就行。”

    趙婆子想要攔住她卻沒有成功,眼睜睜地看著她回了趟屋里,然后和何老爺說了句什么就匆匆出去。

    姜月去找了鄭秀。

    “這里有五十兩銀子。”她把荷包塞給鄭秀,“不夠再找我要,一定幫我查出來到底是誰在后面散布謠言。我在京城中舉目無親,實在不知道該找誰幫忙,只能麻煩了。”

    她和鄭秀在宮中見過幾次,雖是新朋友,但是彼此都是快意性子,所以相處得很不錯。

    鄭秀推開她的銀子,“不用。打聽事情,用不了幾個銀子,包在我身上。這些散布謠言的人是要害性命,簡直氣死我了!”

    她自小在京城中長大,三教九流,認識的人不少。

    謠言甚囂塵上,但是總有個源頭。

    “那就拜托了。”姜月到底把銀子塞給她然后才回家等消息。

    她也很生氣,被人如此詆毀名節,她不可能不受傷。

    她其實第一反應是找小可幫忙的,但是現在這情形,還是不要越描越黑了。

    她一平頭百姓,無所畏懼,但是小可還有光明的前程,總不能耽誤他;牧簡之也是一樣,不能欠他的,以后還不清。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前三组快乐十分黑龙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