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喪事

作者:風一聲 |字數:254

人氣小說: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穿越之細水長流娛樂圈是我的[重生]火影之商城系統住在男神隔壁[穿書]FOG[電競]白日夢我跟喬爺撒個嬌

    第二天,吉祥就托人買了棺材,這些錢都是時秀華拿出來的,第三天安葬了時光,安葬事時來了好多人,大家也才知道,時秀華的爺爺就是當年那個賣貨郎,四十歲以上的人幾乎都能認識時光的,誰也想不到,當年的時光是用這種身份在暗中保護吉祥,保護庵堂的。

    這次喪事辦的很體面,唯一缺憾的,就是沒有男丁送葬,時幸福犧牲在中印邊境,也沒有沒有通知時來回家奔喪。畢竟剛剛去了部隊兩個月,不能就此麻煩他,而且,時來也不懂這個爺爺的存在,就讓他安心在部隊鍛煉吧,不能讓他分心。以后回家再安排去掃墓吧。

    辦喪事這幾天,楊衛東來了,是專門請假來的,協助時秀華把喪事辦的風風光光。請假的時候,許書記就有些奇怪了:“時秀華家辦喪事,與你有什么關系?還有去幫忙,莫非你小子,已經和那個丫頭······”

    “許書記,是我有這個想法,但是,還不知道,人家秀華是什么態度呢。”楊衛東不好意思的說。時秀華確實還沒有表態呢。

    “哦。我明白,別不好意思。我知道你這是剃頭擔子一頭熱啊,努努力,爭取那一頭也熱起來。不耽誤你,給你三天假,你去吧,爭取年底吃你的喜糖。”

    “不會這么快吧?現在八字還沒見一撇呢。”給了三天假,楊衛東還是蠻高興得:“那就爭取寫下一筆。”

    是的,三天時間,作為一個公社青年書記,出現一個人家的喪事上,沒親沒故誰信?三天時間一直在時秀華家幫忙,難免會引起別人的猜測,這也是楊衛東的主意,這樣做的目的,就是為了這個輿論,變成一個既定現實,時秀華就是我的未婚妻子。

    傳的最快的就是那些婦女的嘴巴了。青蛙嘴大嘴一張,就把消息傳出去了,時秀華和楊衛東戀愛了,這個時秀華,真的是好福氣,走了一個大學生,又來一個公社青年書記,絕對不差呀。大家也不是瞎子,都看到這個情況,誰都相信這是真的,

    確實是,這三天時間,楊衛東一直都陪伴在時秀華的身旁。無親無故的一直這樣幫忙,人們不猜測就怪了。不管怎么說,楊衛東都是非常得意地。這一次等于賺大了。從輿論上造成一個既定事實,還怕你時秀華拒絕我?

    要知道,在這三天時間里,還有一個人也一直在庵堂忙上忙下,就是在默默干活,很少出現在時秀華的身旁。這個人就是劉平西。事實上,劉平西也有這個想法。但,只能憋在心里,總認為沒有資格說這個話。

    有人開玩笑說:“劉平西,你這么吃苦受累幫助時秀華值得嗎?你不看看人家時秀華,已經名花有主了,你沒有看到時秀華和楊衛東已經出入成雙了么?你還這樣傻乎乎的,有用嗎?再說了,你也沒有這個條件。”

    劉平西聽了,不以為然,只是淡淡一笑:“我們只是同學,而且是同學之間唯一沒有欺負過我的同學,尤其是時秀華當上隊長的這段時間,對我們家照顧有加,我劉平西對時秀華只是本著一顆感恩的心,做我力所能及的事,并沒有你們想象的哪種原因,不要瞎猜了。”

    大家還能說什么?只能哈哈了。

    就在辦喪事第一天的晚上,幫忙的人都走了以后時秀華也找到劉平西:“到屋里去,我有話問你。”

    “什么事呀?”劉平西也是忐忑地走進正廳,他不知道是什么事,按照當地的風俗,喪事期間走進正廳的都是與喪事有關的重要人員。劉平西既然進了,肯定有重要的一面,會不會是時秀華腳踏兩只船?有人這樣猜測也是屬于正常的,

    這個屋里面沒有別人,就是三個女人,奶奶,媽媽和時秀華時秀華很嚴肅得問:“我問呢一個問題,你必須老老實實回答我?”

    劉平西一驚,難道我做錯了什么?但也只能點點頭:“時秀華,我保證有問必答,不作任何隱瞞。”

    “那你告訴我,爺爺遇難的那個晚上,你是不就在現場?不許說謊話。”事實上,時秀華已經用夜明珠,還原了當時的場景,劉平西就在現場,而且是用皮蛋弓打傷了兩個盜匪,但是,劉平西一直就不承認,

    劉平西搖搖頭:“這個真沒有在現場,我在電灌站睡覺啊,時秀華,你要相信我。”

    “聽到槍聲了嗎?”時秀華一步一步在套劉平西。今天晚上一定要讓劉平西說實話。幫了自己這么一個大忙,不能不謝謝人家。

    “聽到了,一共響了三次。每次兩聲。就是開了六槍。”劉平西說的很平靜。

    時秀華就有數了,劉平西就在現場,因為第二次開槍的聲音很悶的,就是被爺爺壓住了步槍,時秀華就是在屋里聽的都不是太清楚,劉平西就是電灌站睡覺,距離看槍的地方差不多有三里地呢,根本聽不到第二次的兩聲槍響,顯然,劉平西在說謊。

    但是,時秀華就是揭穿他,只是說:“我的家發生這么大的情況,你為什么不到我家來,給我們壯壯膽,?你知道在在那種時候。多么需要人幫忙啊,可惜你卻在電灌站睡大覺。”

    “時秀華,我,我,”劉平西有些慌亂:“我有些累了,對不起,”

    時秀華忽然哈哈一笑,:“就算不是我家出現危險,那個槍聲就是響在吉祥小隊,你還能睡的著嗎?怎么也要跑回來看看吧?所以,我斷定,你說謊了。”

    劉平西低下了頭,如果不是夜里,應該看到劉平西的臉肯定像塊大紅布,很不好意思的說:“是的,我說謊了。”

    “這么說,受傷的兩個盜匪的膝蓋,就是你打傷的,而且是用皮蛋弓打傷的,是吧?”時秀華步步緊逼。

    :“是的,是我打傷的。”

    “我就知道,除了你,沒有別人,我告訴你,警方的技術人員在現場勘察的時候,已經斷定,現場除下爺爺,還有第二個人在幫我們。”

    。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前三组快乐十分黑龙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