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2章肯定出事了

作者:藍金絲百合 |字數:3875

人氣小說:都市極品醫神重生暖婚:甜妻,新上線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火影之商城系統神醫農女:買個相公來種田贅婿當道女神的超級贅婿厲少,你老婆又淘氣了!

    ()    三天后,艾薇兒出差回來了,田倩倩約了她見面,兩個人談的特別順利,最后將這件事移交給了柯藝馨來正式進行洽談和合作,田倩倩就算完成了任務,開啟了她和周宇浩的旅行!

    第二天,她和周宇浩就離開了馬賽,去了巴黎,當然,田倩倩為了給張嘉哲一個驚喜,所以沒有提前通知他。

    在張嘉哲放學的時間,她和周宇浩在校門口等了半天,卻沒見張嘉哲出來,所有的同學都走完了,還是沒見人。

    “嘉哲沒來上學?”周宇浩說。

    “他會不會病了?”田倩倩一下子就慌了,也不在乎什么驚喜了,拿出手機就給張嘉哲打電話。

    沒有人接聽,她就打給了殷翠婉,殷翠婉也沒有接聽電話,田倩倩就更急了,“肯定是出事了!”

    “沒事,你先別著急,我給張董事長打電話!”周宇浩安慰田倩倩。

    結果張真也沒有接電話,這下子田倩倩算是徹底慌了,“不行,我得去看看!”

    兩個人上車之后,匆匆忙忙的就趕到了張嘉哲住的別墅區,因為之前田倩倩在這里住過,張真有打過招呼,所以他們十分順利的進去了。

    來到別墅前,竟然有人在這里迎接他們,但是田倩倩并沒有感覺到不對勁,直接跟了進去,“嘉哲呢?他最近身體還好嗎?”

    “姐姐!”張嘉哲突然就沖了過來,開心的不得了,“媽媽說你會來,我還以為她騙我呢!”

    田倩倩一愣,看向殷翠婉,她和張真坐在沙發上正看著她,顯然大家多很好,根本沒有什么事發生。

    周宇浩先過去跟殷翠婉和張真打了招呼,然后張真站起來說:“倩倩過分了,既然來了應該提前打個招呼,至少過來看看我們。”

    “張董事長,我其實就是想給嘉哲一個驚喜,之后肯定會來拜訪的。”田倩倩有些尷尬了。

    “會來嗎?”殷翠婉并不這么覺得,她認為田倩倩之所以先去了張嘉哲的學校,就是因為她只想見張嘉哲一個人。

    “當然了。”田倩倩笑著,臉部肌肉卻是僵硬的,她的確沒有打算來。

    “好了,都別說了,吃飯吧。”張真說著和周宇浩先走向了餐桌。

    “張董事長的身體還是那么好。”周宇浩和他說著一些客氣的話,感覺今天的氣氛的確有些不太好。

    “姐姐,你去學校了嗎?難怪今天我是從學校側門回家的。”張嘉哲略有所思的說。

    “嗯?”田倩倩一愣,難道是張嘉哲的司機看見了她,報告了殷翠婉?

    田倩倩疑惑的坐在餐桌前,還是感覺不太自在,不過張嘉哲一直拉著她問東問西的,倒是讓她稍微的減少了一些尷尬。

    張真和周宇浩談起了關于工作的事,而田倩倩和張嘉哲說一些無關緊要的趣事,這時候,殷翠婉顯然是受到了冷落。

    她看著自己的女兒,和自己生疏的模樣,并不怪罪什么,其實田倩倩來了這件事還是波文偷偷告訴她的,這段時間波文一直都在默默的關注和保護田倩倩,只是田倩倩不知道罷了。

    直到田倩倩回到了法國,波文也算跟著她一起回到了家,他會時時向殷翠婉報告田倩倩的動向,雖然殷翠婉不會去破壞什么,但是她就是想知道田倩倩過的好不好。

    她現在有周宇浩照顧,很多家人都在身邊,她應該放心的,可是作為母親,她知道自己不稱職,所以總會因為這份虧欠而想時刻關注她的一切,如果她有哪怕一丁點的不好,她都會盡力去從背后幫助她。

    這次和艾薇兒的談判之所以會這么順利,也是因為殷翠婉在背后使了一些小動作,不過她永遠不會讓田倩倩知道,因為她不并不奢求田倩倩的原諒,她只希望自己可以心安。

    就像此時,田倩倩坐在她的對面,盡管沒有看著她,和她說話,卻讓她覺得起碼是一家人,內心有遺憾,也是快樂的。

    吃過飯,張嘉哲將田倩倩帶去他的房間,非要給她看自己最近制作的一些手工制品。

    田倩倩也當然愿意暫時離開讓自己窒息的環境,所以打過招呼便去了張嘉哲的房間。

    “姐,這個我是準備送給你的!”張嘉哲拿過一個漂亮的禮品盒。

    “里面是什么?”田倩倩接過來問。

    “是我一個同學的伯父制作的,我提供的照片。”張嘉哲示意田倩倩打開。

    田倩倩打開看到里面竟然是一對牽著手的小人,再一看,女孩是她,男孩是張嘉哲,兩個人臉上都是燦爛的笑容,雕刻的栩栩如生。

    “很逼真呢!”田倩倩很喜歡,“那我就帶走了啊!以后想你了也可以看看它。”

    “嗯,喜歡就好。”張嘉哲很開心。

    這時有人敲門,殷翠婉推門進來,“我可以進來吧?”

    “當然了,媽媽。”張嘉哲其實一直希望媽媽和田倩倩可以像一對真正的母女那樣相處,姐姐可以在媽媽的回阿里撒嬌,媽媽也可以在女兒面前示弱,多好。

    “你們在干什么?”殷翠婉其實很想融入他們,但是她知道很難。

    “我送了姐姐一個禮物。”張嘉哲感覺田倩倩已經開始有些不自然了。

    “是嗎?我看看。”殷翠婉從田倩倩的手里接過那對雕刻的小人,微微蹙眉的說:“你為什么不雕刻一個媽媽呢?”

    “我有雕刻啊!在這里!”張嘉哲說著從另外一個盒子里拿出來另外一對雕刻的小人,是殷翠婉和張真。

    “我想你應該把我這個也一起送給姐姐,這樣她想起你的時候也可以順便想想我。”殷翠婉說著將自己的那個雕像和田倩倩手里的兩個一起放進了孩子,深怕她會不想要,所以很快的包裝好,完就是不允許不要的架勢。

    “我怎么買想到,這樣很好,媽媽、我和姐姐,我們永遠是一家人。”張嘉哲笑了。

    田倩倩尷尬的笑了一下,一家人,怎么聽上去就那么諷刺呢?張嘉哲這樣想,殷翠婉未必也這樣認為吧?

    有像他這樣的女兒并沒有什么值得驕傲,更沒有什么值得利用的假肢,對于殷翠婉來說,她毫無用處。

    殷翠婉看著田倩倩,知道女兒心里在想些什么,她的人生已經幾乎到了一個不可能在高的地步了,而且她覺得自己完夠了,現在像我得到的不過是一個可以讓自己不那么心累的家罷了。

    女人拼到了最后,一切果然都不再重要,家才是最值得她們一輩子去珍惜和守護的唯一有價值的東西!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前三组快乐十分黑龙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