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掐指一算,有鬼(25)

作者:黃小金 |字數:248

人氣小說:都市極品醫神重生暖婚:甜妻,新上線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火影之商城系統神醫農女:買個相公來種田贅婿當道女神的超級贅婿厲少,你老婆又淘氣了!

    秦惜玉一臉的若有所思,臉上的神色也是一變再變,由一開始的皺眉癟嘴變成了捶胸頓足,只要一想到有可能是她撮合了左怡然和祁顏,她就像是吃了蒼蠅,一樣難受。

    “娘子,你怎么了?”這時,郁宵突然出聲道,幽深的眸子緊盯著她,臉上全是嚴肅。

    聞聲,秦惜玉抬頭看向了郁宵,眉頭輕皺道:“你有沒有發現,那個祁顏好像能看見你?”

    郁宵搖搖頭,一臉篤定道:“他看不到!只是由于他的感覺比較準,所以他能猜到,但看不到!”

    秦惜玉狐疑的盯著郁宵,似乎是在思索他這話,仔細想想,好像的確是這樣的,他似乎是通過她的表情沒以及情緒來猜測的,否則郁宵在他家的祠堂待了那么久,他不可能沒有發現。

    “看來我以后得小心一點了,他如今既然能夠猜測我從他家祠堂帶走了東西,那他應該很快就會知道你了!”秦惜玉眉頭輕皺,兀自低語道。

    郁宵不語,只是靜靜地看著秦惜玉,將她此時的所有神情都收入眼底。

    說完,秦惜玉便兀自起身,將椅子拿進了小木屋,便去睡覺了。

    郁宵跟著她飄進了里屋。

    “娘子,你不想知道我是誰嗎?”突然,郁宵開口道。

    秦惜玉剛剛躺下,便聽到郁宵這話,不禁再次坐了起來,一臉疑惑的盯著他,“你怎么突然這么問?難道你都想起了?”

    不知為何,秦惜玉竟有些緊張,雖說她的任務本就是讓郁宵恢復記憶,可到現在她還沒有做好心理準備!

    郁宵眸光一黯,輕輕搖頭“沒有,娘子是不是會覺得我不完整?”

    秦惜玉頓時松了一口氣,急忙道:“呵呵,怎么會呢?不著急,我會幫你的!”

    郁宵不語,輕飄飄的移到了角落,黯然神傷。

    秦惜玉卻安心的躺下睡覺,郁宵若是恢復了記憶,那他的性格也會發生變化,畢竟系統說過了,他已經完全黑化了,但由于失去記憶,所以很大部分的性子被壓制,才會成現在這樣。

    她得先跟他搞好關系,即使等他恢復記憶,也別對她冷眼相對才行!

    當晚,秦惜玉睡得很好。

    第二天,她一早就起了,洗漱之后,便打算去集市上轉悠一圈,反正閑著也是閑著。

    最近似乎很太平,都沒人來找她看風水、算命。

    她都快閑得長蘑菇了,當有人找她的時候,她嫌忙,可現在真的沒人了,又覺得無聊。

    “哎,這日子什么時候到個頭啊!”秦惜玉輕聲嘆息道。

    聞聲,郁宵立即飄上前來,“娘子,你怎么了?”

    “沒什么,只是無聊罷了!”秦惜玉搖搖頭道。

    與此同時,集市上的人群開始涌動,并匆忙的朝這一個方向趕去。

    秦惜玉見狀,眼前頓時一亮了,驚喜的看著人群的方向,快步跟了上去,并抓住了一人,問道:“你們這是做什么?出什么事情了嗎?”

    被攔下之人上下打量了秦惜玉一眼,隨即道:“姑娘,你應該是鮮少出門吧,還不知道呢?咱們這羅陽鎮來了一個神算子,今日是免費替大家卜卦算命,只有十個名額,我得趕快卻去排隊了!”

    說完,他便匆匆離開了。

    秦惜玉一臉狐疑,但還是跟了上去,想要一探究竟。

    不一會兒,她便趕到了人群聚集地,只見一塊空地上,一個身著長袍的老頭,正端坐在桌前,一只手有意無意的捋著自己的胡須,看起來倒是很有派頭。

    而在他的面前,早已經排起了長隊,一個個都翹首以盼,希望能趕快到自己。

    秦惜玉站在一旁,靜靜的打量著這一幕。

    此時,已經有一個中年女人坐在了老頭的面前。

    只見他問了女人的生辰八字,便給她用龜殼擺了一卦。

    “你想問什么?”老頭淡淡開口道。

    中年女人有些激動,似乎是在猶豫應該問什么,老頭的聲音卻再次響起,“想好了再問,既是免費,那你只能問一個問題,這是規矩!”

    中年女人連連點頭,深吸了一口氣道:“大師,我想問問我的運勢!”

    老頭不語,只見他撥弄了一下桌上的龜殼,隨即抬起頭來,一雙幽暗的眸子上下打量著中年女人,隨即道:“一生平安,沒什么大起大落,但應注意與人為善,尤其是與鄰里搞好關系!”

    中年女人連連點頭,滿臉希冀的盯著老頭,期待著他的下文。

    可哪知,老頭卻淡淡道:“好了,下一個!”

    中年婦女一愣,不可置信的盯著老頭,忍不住道:“大師,這就完了?你還沒說我能活多久啊?”

    老頭連看都沒有看中年女人一眼,冷冷道:“免費給你卜卦,就只能問一個問題,這是規矩,至于其他,你想知道,可以再給銀子算!”

    中年女人一臉不甘,但迫于后面有人催促,她也不敢再多磨蹭。

    之后的幾人,幾乎都是如此,模棱兩可的答案,說了也像是沒說。

    秦惜玉看到這一幕,不禁輕笑著搖搖頭,這哪里是什么大師?分明就是神棍,說得幾乎都是廢話!

    隨后,她轉身欲走,沒心思繼續看了。

    可就在她轉身之際,老頭卻突然叫住她。

    “姑娘,留步!”

    秦惜玉一臉疑惑的環顧四周,隨后轉身看向老頭,不解道:“你在叫我?”

    老頭點點頭,并示意秦惜玉上前。

    秦惜玉緩步上前,并在老頭的桌前坐下,這時,排隊的百姓們不樂意了,并嚷嚷道:“什么意思?我們排了那么久的隊,怎么讓她坐下了?”

    “是啊!太不公平了!”

    ……

    周圍怨聲載道,一個個面露不滿!

    老頭卻淡淡道:“今日老夫不再接單,請諸位明日趕早!”

    “什么意思?你說不算就不算了?那我們等那么久算是怎么回事兒?”

    一男子站了出來,不滿的嚷嚷道。

    這話頓時激起了其他人的怨憤,紛紛附和道。

    面對眾人的指責,老頭連眼睛都沒有眨一下,淡淡道:“沒人讓你們等!若是不愿意,今后都可以不來,卜卦算命本是折壽所為,老夫難道還要因為你們不滿而改變既定規矩?”

    此話一出,眾人頓時沉默了,就連叫囂得最厲害的男子也默默閉嘴了。

    在羅陽鎮,百姓對算命先生一向寬容、友好!也不敢強迫他們做什么,可即使如此,整個羅陽鎮,唯一有真本事的也只有羅大師一人而已,但最近他都銷聲匿跡了,難得再次出現了一人,他們能不激動么?

    “大師抱歉!”叫囂的男子回過神,雙手抱拳,一臉歉意道。

    老頭默默收回目光,一雙精明的眸子落在秦惜玉的身上,隨即道:“姑娘,可否介意老夫給你卜一副卦?”

    秦惜玉嘴角一勾,輕笑道:“那就不必了吧!卜卦算命乃是折壽行徑,還是不勞大師了!”

    可老頭卻并沒聽秦惜玉的,而是將桌上的龜殼拿到手上,接著輕輕的搖晃后,扔到了桌上。

    四五個龜殼,正反不一,所落下的方位也不同。

    秦惜玉對于這種卜卦的形式不太了解,但從剛剛她觀察的情況來看,這老頭八成就是一個騙子,她倒是想要看看,他會怎么編?

    秦惜玉不動聲色的看著看老頭,一言不發。

    老頭撥弄著桌上的龜殼,他突然抬起頭來,一臉嚴肅的盯著秦惜玉,沉聲道:“姑娘,你這情況恐怕不太好!”

    秦惜玉嘴角輕勾,笑道:“怎么個不好了?”

    老頭眉頭輕皺,欲言又止,似乎是在猶豫該不該說。

    “大師但說無妨!”秦惜玉看出了他的猶豫,緩緩道。

    老頭深深的看了她一眼,隨即斂去了面上的神色,沉聲道:“算命一行,切記不能替同行算命,姑娘你確定要讓老夫說出你的命格?”

    聞聲,秦惜玉一怔,驚訝的掃過老頭,隨即道:“這也是你算出來的?”

    老頭搖頭,目光緊盯著秦惜玉,認真道:“這不需算,便可得知,只是老夫不懂,姑娘如此年輕,為何會做這一行?難道不知道做這行,對你沒好處?”

    秦惜玉無奈一笑,幽幽道:“大師是在勸我改行?”

    老頭緊盯著秦惜玉,接著道:“你的師父是羅七吧?”

    羅七?她還真不知道她師父叫什么,不過看這老頭篤定的樣子,似乎認識她師父。

    “你認識?”秦惜玉好奇道。

    老頭輕笑道:“早就聽說他收了一個女徒弟,沒想到就是你!不錯!不錯!他倒是找到后人了,丫頭,你又興趣學卜卦嗎?”

    秦惜玉聞言,一臉懵逼,不可置信的盯著老頭,“你、你這是什么意思?”

    老頭臉上的笑意不減,整個人變得更為和善。

    “丫頭,你也不用著急做決定,你可以好好考慮一下!老夫的日子還有那么一段時間,沒有那么快到頭,給你時間考慮!”

    老頭認真道。

    秦惜玉嘴角狠狠抽了抽,一臉無語,她不過是看個熱鬧,這人竟然又想做她師父?

    “呵呵呵!您要不也再考慮一下?我覺得我應該不合適!”

    秦惜玉尷尬道。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前三组快乐十分黑龙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