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宮宴

作者:梧桐半丁香 |字數:4323

人氣小說:都市極品醫神太上執符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手術直播間火影之商城系統重生暖婚:甜妻,新上線女神的超級贅婿神醫農女:買個相公來種田

    ()    如初和安馨縣主她們正說著話,人群里突然讓出了一條路,端王妃攜著女兒蕭園和葉嫣然走了進來,貴婦們紛紛行禮問好。

    端王妃高貴優雅,頻頻點頭問好,蕭園今日穿的也很喜慶,娃娃臉,黑葡萄一般的眼睛,很是可愛。

    經過如初的身邊,小郡主停了一下:“送我糖葫蘆的姐姐。”

    如初含笑:“小郡主好。”

    “嗯,你好。”小郡主點點頭,然后揮手說了一下再見。

    如初也舉起手,笑著沖她揮了揮。

    葉嫣然在后面跟著,看著滿臉笑意的如初,眼睛里都快噴出火了,若不是在大庭廣眾之下,估計葉嫣然的巴掌早上去了。

    要不是顏如初,她能出一萬兩銀子買個小藥丸嗎?要不是顏如初,她能被人笑話嗎?從她一進來,就看見幾個貴女指指點點,捂著嘴笑。

    哼,還說什么封口費,還不是故意把這事傳出去了,葉嫣然憤憤的想。

    不過,她確實冤枉如初了,這事梅園紋娘子也下了封口令,是趙子蓉一不留神在家里說漏了嘴,結果小姐妹們你告訴我,我告訴你,一時間都知道了。

    秦雪瑩拉著如初:“我看那個葉姑娘還是不甘心的樣子,阿初你今天還是小心著點。”

    “對,跟在我身邊,我看她敢怎么辦?”安馨縣主接過話,挑釁的看向葉嫣然。

    如初看她那可愛樣子,摟著她的胳膊搖啊搖的:“小姑姑太好了。”

    “咦,快放手,我都起雞皮疙瘩了。”安馨縣主一陣惡寒,嫌棄的連忙拉開了手。

    秦雪瑩等人不由笑了。

    正在這時,有小公公通報:“皇上駕到,太后娘娘駕到,皇后娘娘駕到。”

    眾人忙回到自己的位置站整齊,只見皇上扶著太后的手,邁步走了進來,后面跟著皇后,牽著五皇子,以及鄭貴妃,太子,三皇子,四皇子,文華公主,蕭恒等人。

    后面跟著一溜的朝臣,待皇上和太后,皇后就坐,底下人齊齊跪下,磕頭喊道:“恭祝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太后娘娘千歲千歲,千千歲,皇后娘娘千歲,千歲,千千歲。”

    皇上抬手:“眾卿平身。”

    “謝皇上。”

    眾人這才紛紛落座,左邊一排是女眷,右邊一排都是朝臣。

    皇上環視一圈,嗯,人才濟濟,富貴盈華,很是滿意。

    抬手舉杯,道:“今日佳宴,朕祝各位愛卿及家眷元宵喜慶,平安喜樂。”

    “謝皇上。”

    眾人舉杯謝過皇上,絲竹聲起,有舞女翩翩起舞,宴席開始,一排排秀麗的宮女端著托盤,流水般的開始上菜了。

    蕭睿今天也來了,不過隔著如初好遠,別人都忙著敬酒,知道他是一個病秧子,自然不敢敬他,透過人群,他看到如初低頭正吃得香。

    蕭睿的眼角不由抽了抽,宮宴這飯菜還能比她上次帶的菜好吃?

    如初卻依然在奮斗著每一道菜,她得吃飽了呀,要不一會兒怎么有力氣跟葉嫣然斗嘴,看那姑娘的眼神,都快把她燒出一個窟窿了。

    “皇上,您少喝點酒,嘗嘗這道菜。”宮宴進行到一半,鄭貴妃起身為皇上布了一道菜,笑盈盈的勸到。

    “好,好,愛妃有心了。”皇上夸獎了一句。

    鄭貴妃嬌笑著輕輕斜了皇上一眼,盈盈屈膝:“皇上過獎了。”

    太后……

    這么大年紀裝嫩,辣眼睛!

    輕輕咳嗽了一下,太后放下了手中的筷子:“哀家有些累了,就先回去了。”

    太后一向不大管后宮里的事,看不過眼,就避了開去,頂多跟皇上提一句,皇上聽不聽的,也隨他。

    皇上忙起身:“兒子送母后。”

    雖然皇上也年近半百了,不過在太后面前還是很孝敬。

    “不用了,你們繼續。”太后揮了揮手。

    眾人忙起身跪拜:“恭送太后。”

    隨著太后離開,皇上似乎也放松了下來,瞇著眼看著中央旋轉的舞女,輕輕呷了一口酒。

    此時,太子站了起來,舉杯道:“兒臣敬父皇一杯,謝父皇為兒子操心,聽聞威遠伯英勇神武,橫掃山東悍匪,不日就班師回京了,幸得父皇庇佑,才有兒臣的平安。”

    “父皇,”皇上才要開口說什么,三皇子蕭鐸站了起來:“您可不能喝太多,太醫都叮囑了,大哥這杯酒,兒子替您飲了如何?”

    宮殿里一時安靜下來,場面有些詭異。

    年前,蕭鐸暗殺太子,證據確鑿,可是皇上壓了下來,一來他不欲傳出皇室手足相殘的消息,二來,他打心里也是疼愛蕭鐸,不過,到底尋了一個借口,禁了蕭鐸的足,又給太子安排了差事,算作補償。

    太子一系以為,怎么也要讓他禁足半年一載的,沒想到,年三十,皇上拍著太子的肩膀講了一大堆兄弟情深的話,沒辦法,太子只好求情,放了蕭鐸。

    聽聞蕭鐸日日給皇上請安,并逗留許久,太子有些心慌,所以今日宴席上才借酒提到了山東事件。

    沒想到,蕭鐸卻如此囂張。

    皇后卻突然輕笑了一聲:“我看,不如我代皇上喝了這一杯?”

    皇上舉著不知如何是好的酒杯,趕緊轉向皇后:“那就皇后替朕飲了此杯吧。”

    蕭鐸聞言坐了下來,看了看太子,嘴角浮起一絲冷笑。

    詭異的氣氛一解,眾人又相互舉杯,恢復了剛才熱烈的場面。

    如初低頭陷入了沉思,蕭鐸是憑的什么可以這樣囂張?如果她沒料錯,年前的禁足應該是皇上發現了蕭鐸害太子的事,可是她隱約記得上一世,蕭鐸被禁足了好長一段時間,今年的宮宴,太子和蕭鐸都沒有出現。

    后來,后來她被困端王府,聽說太子謀反,然后就是三皇子登基,蕭睿回來,然后她就死了……

    可是,如今鄭貴妃跟皇上眉目傳情,蜜里調油,三皇子也高調的很,難道皇上就真的這么寵蕭鐸?

    “阿初,阿初?”秦雪瑩在如初眼前晃了晃手,如初才驚覺秦雪瑩在喊她。

    “怎么了?”如初有點懵。

    秦雪瑩看著她紅撲撲的臉蛋,抿嘴笑道:“要不要去更衣?”

    “哦,我不了,我跟你們出去透透氣,有點頭暈。”

    剛才不知不覺喝了幾杯果酒,如初現在覺得有些暈乎乎的。

    隨著秦雪瑩和秦雪琳一起出去,如初在附近溜達,一邊繼續想著剛才的事。

    突然聽到假山后面有人說話。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前三组快乐十分黑龙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