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 希望上天能賜我一架直升機

作者:卿禹 |字數:10651

人氣小說:都市極品醫神重生暖婚:甜妻,新上線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火影之商城系統神醫農女:買個相公來種田贅婿當道女神的超級贅婿厲少,你老婆又淘氣了!

    月亮井的傳說,是在海靈頓小鎮代代相傳的一個故事。

    傳說中的,在最開始的時候,海靈頓小鎮并不叫海靈頓小鎮,那個時候這里的人也并不是都喜歡摔跤,這里的男性和女性自由相愛,構建出一個和諧的小社會。

    當時在海靈頓小鎮里面,有一個叫做比利海靈頓的男人,愛上了他隔壁的女生,隔壁的女生卻愛上了隔壁的男生。但是造化弄人,他另一邊隔壁的男生卻愛上了他,這件事情后來因為一次偶然的機會,鬧得整個鎮子里面的人都知道的一清二楚,所以很多人都知道他們三個身上帶著三角戀,并且對于這件事情津津樂道,經常說起來。

    但是漸漸地,人們卻發現,其實比利海靈頓和隔壁的男生更加適合,于是人們經常說,比利海靈頓只有和那個男生在一起的時候,才是看起來最順眼的時候,甚至很多人都告訴比利海靈頓,他天生就有這個天賦,天生就應該和男生在一起,而不應該去喜歡一個女生。

    年輕的比利海靈頓當時信以為真,他漸漸地感覺到,其實身邊的人眼光也都還不錯,他們看得很準,他自己都開始覺得,自己真的和男生很配,而不應該去喜歡一個女生。

    于是,比利海靈頓漸漸地放棄了對于隔壁家女生的喜歡,投入了另一邊隔壁男生的懷抱。就在兩個男生在一起之后,女生才發現,自己喜歡的其實并不是隔壁的男生,而是比利海靈頓,在最開始她拒絕比利海靈頓的愛意,只是因為覺得另一個男生對海靈頓心懷愛情讓她新生醋意,所以為了把那個男生敢走,女生決定將男生的取向給扳回來,這樣她就可以安心地和比利海靈頓在一起了,但是萬萬沒想到,這個時候比利海靈頓居然也接受了這樣的感情,成為了一個不同尋常的男人。

    女生悲痛欲絕,她覺得這個世界對她實在是太過于殘忍了,于是她向天上的月亮祈禱,希望能夠變成天上的月亮,孤孤單單的一個人,就算是沒有人喜歡,也會依然高高地掛在天上,依然照耀著這片大地。

    月亮聽到了她的祈禱,但是并沒有答應她的要求,因為在這個世上月亮只能有一個,天空也只能有一片,于是月亮將女生變成了一口井,無論什么時候,從什么角度去看,都能夠看到井里月亮的倒影,讓女生成為了地面上的月亮,永遠地停留在地面上。

    比利海靈頓和自己的小伙伴聽說了這件事情,傷心欲絕,他們為了紀念這個女生,將月亮井的傳說傳了下來,并且將月亮井保存了下來。

    但是后來,事情開始變得越發不可收拾,海靈頓小鎮里面的女生聽說了這個故事之后,都是惶惶不可終日,她們都擔心自己的丈夫和愛人會變成比利海靈頓這樣,于是她們經常在家里或者大街上質問自己的愛人,是不是在外面有了男人,雖然男人們極力反對,但是她們還是不相信。

    慢慢地,海靈頓小鎮里面的人感情關系越來越差,漸漸地又很多人都和自己的愛人分開了,分開生活之后,他們發現生活從未如此的美好,也發現這個世界上原來沒有女人居然這樣的幸福。于是他們開始向自己的好友們宣傳,自己現在的生活到底有多愜意,于是好友們也都是紛紛異動。

    越是這樣,女人們越懷疑男人們在外面有了男人,所以海靈頓小鎮里面的感情關系變得一塌糊涂,越來越多的男人和女人分開,然后越來越多的男人發現和男人一起生活才是最幸福的選擇,于是海靈頓小鎮i的男人和男人都湊成了一對一對,女人們孤苦伶仃。

    終于,有一個從來都沒有懷疑過自己丈夫的女人,因為丈夫被好朋友帶走,傷心欲絕之后,來到了月亮井的旁邊,打算追隨這個女人的腳步,去到一個沒有愛情沒有男人的地方,在一個夜晚里跳井自殺了。

    緊接著,海靈頓小鎮的女人都開始意識到,這個世界已經沒有他們女人的生存空間了,她們紛紛跳井自殺。于是海靈頓小鎮徹底變成了全都是男人相愛的小鎮,而比利海靈頓成為了小鎮新生之后的第一任鎮長,小鎮的名字也改成了海靈頓小鎮,每一任鎮長都會獲得比利王的稱號。

    至于埋葬了那些女人的月亮井,漸漸地被他們遺忘。

    直到很多年之后,一個從村子里走出來,不喜歡男人的男生,想要離開海靈頓小鎮,想要到其他的地方去尋找女人相愛,但是卻走到了月亮井的旁邊,他看到月亮井的井臺上,坐著一個美麗的女人,女人的容貌讓他著迷。

    女人告訴少年,她其實是多少年前死在這里的女人們的靈魂結合成的鬼魂,她希望能夠離開這口井,但是只要她還是靈魂狀態,就不可能從井里出來,少年被迷得神魂顛倒,詢問到底應該怎么樣才能夠讓她從這里出來,于是女人告訴他說,只有得到化骨水,培育出了續魂花,才能夠讓她的靈魂長久的存在。

    于是少年歷經千難萬險,來到了比金立山脈的圣壇,但是沒有例外的,他也沒有從那三個瓶子里面選出正確的化骨水,于是他悲痛欲絕,覺得愛情實在是不值得,于是回到了海靈頓小鎮,開始接受家鄉的愛情風格。

    每次有人想要脫離海靈頓小鎮的時候,都會在月亮井里看到這個女人,都會被這個女人忽悠到比金立山脈去尋找化骨水,但是從來都沒有人能夠從圣壇里里面得到真正的化骨水,于是海靈頓小鎮里面也從來都沒有男人再愛上過女人。

    這個傳說一直到了今天,小鎮里的男人們再也不會喜歡上女人,這么多年來,也再也沒有人見到過井里的那個女人,再也沒有人聽說過化骨水和續魂花的事情。

    古青鳥聽完比利王的講述,開始對海靈頓小鎮有了一個全面的認識,沒想到這個小鎮的現狀背后居然還有這么狗血的故事,讓她忍不住都有些感嘆起來,但是有關月亮井和續魂花之間的關系,也不過是有了這樣的一個傳說而已,她和李黍堯都覺得這件事情好像有點不大靠譜的樣子,畢竟海靈頓小鎮這么多年都沒有一個男生再想要改變取向,也沒有現在還活著的人看到那個女人,說不定這個故事根本上來說,就是一個讓人定死在海靈頓小鎮里面的恐怖故事而已。

    不過,古青鳥還是比較好奇:“那個月亮井到底在什么地方?我們打算去看看。”

    比利王則說道,月亮井確實就在村子里面,就在村東頭那條路的旁邊,根本就沒有什么保護措施,他們可以自己去看。

    于是古青鳥和李黍堯打算先過去看看,尤其是李黍堯,他實在是不想在這個地方再待下去了整個屋子里,還有村子外面的人,所有的視線都在朝著他的方向看過來,讓他實在是覺得難受至極。

    跟古青鳥來到了村東頭,村子里的人也漸漸消失不見了,看來他們確實是對這口井沒有任何的好感,甚至連村東頭都沒有人來,于是李黍堯才松了一口氣說道:“這個地方太可怕了,魔界為什么都會有這樣奇奇怪怪的地方?”

    古青鳥笑了:“不奇怪還叫魔界嗎?不要忘了,這里的魔族,都是bug,既然是bug,又能夠正常到哪里去?我覺得他們還一直都在從外面招攬新人,而不是男人和男人生出孩子繁衍生息,就已經算是很符合正常規律了,畢竟就算是在我們的世界,這樣扭曲取向的人也不在少數。”

    李黍堯皺起了眉頭:“我寧愿不知道。”

    兩個人來到了月亮井的旁邊,古青鳥看向了月亮井的里面,發現里面果然倒映著一輪紅色的月亮,就和天上的那一輪一個樣,轉了個角度從各種的距離看過去,這輪月亮都好像沒有變過一樣,確實有點神奇。

    李黍堯也是嘖嘖稱奇。

    不過古青鳥托著腮說道:“看來海靈頓小鎮的線索,應該就在這里了,當初那些投井的女人當中,應該是有人知道化骨水和續魂花的秘密,不然這個孕育出來的靈魂不可能知道有關的事情,想要找到培育出續魂花的辦法,就只有問問那個鬼魂了,但是鬼魂需要一個從海靈頓小鎮里出來,喜歡女人的人,才能夠看到這個鬼魂,我們要上哪去找這么一個人?我覺得在鎮子里面根本找不到啊。”

    李黍堯也是頭疼。

    他們打算先去鎮子里面看一看,說不定還能夠遇到一個沒有遭到荼毒的少年,找到能夠打開月亮井秘密的少年。

    于是他們忍著各種辣眼睛的畫面,走進了海靈頓小鎮,在鎮子的各個角落里面開始尋找這樣的少年。可是不管他們怎么找,都找不到任何一個能夠擺脫這個小鎮宿命的人,反而是漸漸地他們的眼睛都開始有點生疼,感覺自己的人生都開始扭曲的時候,李黍堯終于受不了了,說道“我再也受不了了,我不想在這個地方呆了。”

    古青鳥若有所思,說道:“看來想要在鎮子里面尋找一個少年的這個想法根本就是不可能的,這個鎮子里面的人根本就沒有可能會擺脫這個鎮子的宿命,如果想要得到續魂花的秘密,肯定還是需要另辟蹊徑。”

    李黍堯大喜過望,說道:“那我們快點離開這里,就算是到附近的村莊里面挨個詢問也總比現在這樣更好!”

    古青鳥看著李黍堯,卻搖搖頭,說道:“我說的另辟蹊徑,不是說要到外面的鎮子里面去,而是另一種辦法。”

    李黍堯突然感覺到大事不妙,眼神躲閃著,問道:“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古青鳥嘿嘿笑著:“這件事,就只有你先成為海靈頓小鎮的人,然后帶著你女性的喜愛,來到月亮井這邊了,這樣就可以試驗一下,這個傳說到底是不是真的那么靈驗,如果是真的,那么我們就能夠得到續魂花的秘密,大不了你之后就脫離海靈頓小鎮不就行了?反正我們來到這里也只是為了得到續魂花的秘密,當然我也不能保證你進入了海靈頓小鎮之后,會不會受到什么不好的影響。”

    李黍堯瑟瑟發抖:“你不要說這種沒有把握的話啊!你都沒有把握,我也沒有把握,就這樣把我扔進一個這樣的小鎮里面?難道你的靈心不會痛嗎?”

    古青鳥說到:“我的良心落在肉體里了,你想見到我的良心,先讓咱倆能夠回去再說。”

    李黍堯苦著臉,坐在地上開始坐著思想掙扎,過了好久之后,他才開口說吧:“好吧,我答應你了,我可以加入海靈頓小鎮,然后到月亮井這邊來,但是如果我真的加入海靈頓小鎮之后就不喜歡女人了怎么把?”

    古青鳥撇撇嘴,假裝沒有聽見。

    “你別假裝沒聽見啊!”李黍堯都要崩潰了。

    于是他們兩個返回了比利王的房間,跟比利王說了李黍堯想要加入到海靈頓小鎮的事情,比利王大喜過望:“啊!遠方而來的少年,你也是我們的同道中人!歡迎你加入到我們博愛共存的世界當中,希望我們在今后的日子里相親相愛,共同創建一個美好的海靈頓小鎮,你稍等一下,我這就給你辦手續。”

    沒想到海靈頓小鎮的手續還挺齊全,很多文件都是一式三份,需要李黍堯親筆簽名,然后比利王將這些簽好的文件放在一個巨大禿鷲的身上放飛走,禿鷲飛上了黑紅色的天空,漸漸消失在天空之上,然后沒過多久,兩份文件就掉落了下來,比利王將一份文件交給了李黍堯說道:“這就是你的村民證明了,如果你想要離開海靈頓小鎮,只需要撕碎你的這一份文件,就可以脫離海靈頓小鎮了,當然,我相信你感受到我們鎮子里的熱情之后,沒有任何一個少年能夠再次離開這個有愛的地方了!哈哈哈哈!”

    李黍堯臉色難看地笑了笑,離開了比利王的放幾件,出了一身的冷汗,對古青鳥說到:“真是可怕,我再也不想在這個地方呆了,我們快走!”

    古青鳥說道:“所以你加入到海靈頓小鎮根本就沒有受到任何的改變對嗎?”

    李黍堯愣了一下,點點頭,說道:“我還是喜歡女人的,而且也不會喜歡男人。”

    古青鳥若有所思,說道:“之前你們的那個文件簽署,我一直在旁邊看著,那只禿鷲根本就沒有朝著什么主城的方向飛過去,而是直接飛上了天空,也就是說,在這個世界的天空上還有什么機制,或者還有什么魔族,在操控著這個世界的運轉,我突然覺得,如果想要得到太陽船和離開這個世界的方法,就必須從上面著手,這次的計劃還真是一箭雙雕,明智無比。”

    李黍堯有些痛苦:“但是如果我真的喜歡上了女人到底該怎么辦啊?”

    古青鳥假裝沒有聽到,李黍堯只能覺得自己真是看錯了這個女生,然后一起再次來到了村東頭的月亮井旁邊。果然,這次他們看到了一個白色的鬼魂女人坐在井臺上,女人長得很漂亮,非常漂亮,大概就相當于,把所有女人呢的優點都集中制愛了他一個人的身上,然后才形成了這樣的靈魂,古青鳥漸漸地開始相信當初那個傳說的真實性,這個鬼魂還真就可能是當初那些女人的靈魂匯聚成一個形成的鬼魂。

    李李書瑤看了一眼這個女鬼,又看了看古青鳥,咽了一下口水,雖然他現在也沒有口水。

    走到了女鬼的身邊,女鬼突然開口笑了:“終于有冒險者能夠走道了這一步,我還真是等待的很久了。”

    古青鳥問道:“你知道我是冒險者?你也知道我們想要知道的是什么?”

    “是啊,我知道你們是冒險者,我也知道你們想要知道培育續魂花的辦法,當初我們都跳進了這個井里,其實就是上天的一個陰謀,上天把我們變成了這個月亮井的器靈,讓我們一直守候在這個地方,告訴我們只有,續魂花才能夠讓我們真正地脫離這口井,但是代價就是我們必須將續魂花的培育辦法告訴冒險者。于是我們每次都讓人從村子里出去,尋找化骨誰和續魂花,你以為我真的打算相信這個村子里面忘恩負義的男人們嗎?我只是想要讓他們給冒險者傳出消息,結果沒有一個冒險者能夠得到化骨水但是也很慶幸,村子里面的人也沒有得到過,而且這個村子變得越來越多魯,真是大快人心,哈哈哈哈!”

    古青鳥聽這女鬼的話,總感覺心里不是很舒服,但是到底什么地方不舒服,她自己也說不出來,只是問道:“我們想要得到續魂花的培育方法,我們也得到了化骨水,聽說續魂花是不止可以培育出一顆,到時候大不了我們將續魂花分給你一顆,這樣我們就能夠合作了。”

    “化骨水在什么地方?”女鬼毫不拖沓,說道。

    李黍堯摸出了那個花瓶,他自己都不知道這個碩大的花瓶之前藏在了自己都什么地方,這個世界好像就是這樣的,一些規則莫名其妙,但是一些規則卻格外的好用,就好像隨身帶著一個空間袋一樣。

    看到化骨水,女鬼很是開心,說道:“終于看到化骨水了!終于看到化骨水了!”

    說著,女鬼的身體開始發出了亮光,她身體當中漸漸地亮起了暖暖的光芒,和這個紅黑色的冰冷世界簡直格格不入,然后,古青鳥就看到女鬼的胸口出現了一個金色的種子,種子從她的胸口飛出來,落入了裝著化骨水的花瓶里面。

    銀色的花瓶也亮起了金色的光芒,瓶子開始漸漸變得透明了起來,變成了一個好像玻璃的花瓶一樣,古青鳥能夠看到里面的液體,清澈的液體,也能夠看到液體的當中緩緩下落的金色種子。

    種子落在了花瓶的正中心,慢慢地發芽,慢慢地生長,漸漸地長成了一段嫩芽,然后生出了根系,布滿了整個花瓶,白嫩的根系撐在 花瓶上面,支撐著上面的種子繼續發芽,嫩芽變成了一株翠綠的植物,生長出了六片內綠色的葉子,然后在最頂上的地方,生長出了一個花骨朵。

    花骨朵并不大,隱約能夠看出來里面富含著很大的生機,在古青鳥、李黍堯和女鬼期待的眼神當中,花骨朵終于綻放開了一朵花,這朵花晶瑩剔透,甚至讓古青鳥不敢相信,這居然是一朵花。

    這朵花就像是水一樣的柔嫩的,透明,帶著微微的紋路,那是花瓣當中的脈絡,就連花心的花蕊都是晶瑩剔透的,看起來美輪美奐,尤其是在這個紅黑色的世界,在這個紅色的月光下,這朵花簡直就像是天使的造物一樣。

    古青鳥有些怔怔地說道:“這就是續魂花!”

    女鬼哈哈大笑:“對!這就是續魂花!”

    古青鳥突然感覺到心頭不妙的感覺越來越濃郁,大聲地說道:“她要奪走續魂花!”

    李黍堯也是嚇了一跳,趕緊將化骨水抓在了手里,但是女鬼的靈魂是多少人匯聚而成的,對于他們來說,女鬼的力量幾乎是無可匹敵的,雖然女鬼不能夠傷害到他們,但是可以搶奪東西。你

    女鬼抬起手來,將李黍堯定在原地,然后伸手拿走了花瓶。

    古青鳥的臉色難看,質問道:“你為什么要這樣做?”

    女鬼手里握著化骨水的瓶子,續魂花在她手中晃動著,發出輕微的光芒,兔絨在微風當中蕩漾。古青鳥看得越來越難受,覺得這就是一個圈套,難道想要解決掉這個世界,就真的這么困哪?

    女鬼大聲地說道:“為什么要這么做!哈哈哈!你問我為什么要這么做?還不是因為想要活下去?你以為我在這里就是活著嗎?我是一個活死人,我在這個井里才能夠活下去,離開了這個井之后,就可以永遠地存在下去,但是前提就是,我要有續魂花!”

    古青鳥說到:“我們已經答應過了,培育出續魂花之后,分給你一朵,為什么你還要將化骨水和續魂花全部搶走?”

    “為什么?”女鬼突然變得面目猙獰了起來:“什么續魂花不只是一朵,你什么都不懂!你可知道剛剛的種子是什么?剛剛的種子,便是將我們這些靈魂匯聚在一起的種子,是上天賜給我們的種子,靠著這個種子,我們才能夠活下來,但是也只有靠著這個種子,我們才能夠培育出續魂花,續魂花確實不只是一朵,可是你知道要怎么樣培育出這么多的續魂花嗎?需要我們所有人的靈魂都灌注到種子當中去,到化骨水當中去,續魂花才會源源不斷!只有有了續魂花我們才能夠活下去,但是培育出續魂花的代價,就是我們要死去?難道上天就是這樣對待我們的嗎?只有將種子和化骨水還有續魂花全部融入到我們的身體當中,才能夠讓我們離開這口井得到永生!現在,我們要得到永生!”

    古青鳥看著女鬼瘋狂的樣子,根本就不像是當初美麗的容顏,不由得有些感慨,就連女鬼都這樣崩潰,看來這個世界的規則確實是不正確的,而且這個世界對于生靈來說,根本就不是樂土。

    古青鳥和李黍堯被女鬼定在了原地,根本就沒有余力反抗,只能看著女鬼將化骨水的瓶子放進了自己的胸口,然后女鬼的身上便亮起了非常璀璨的光芒,女鬼虛幻的身體也開始變得真實,真實之后,那種美麗的 容貌就變得越來越迷人。

    但是古青鳥和李黍堯看得都是咬牙切齒,恨不得將這個女鬼碎尸萬段。

    女鬼終于徹底變成了實體,從井里爬了出來,站在地上,嘗試著向前走了一步,隨后哈哈大笑,笑得極其開心囂張,看向了古青鳥和李黍堯,臉色難看:“要不是我不能夠傷害你們,你們現在已經死了!這個該死的世界!不過我現在已經活過來了!我能夠永生了!哈哈哈!只要這個世界不會被你們毀滅掉,我就能夠一直都活下去!可是你們能從我這里奪走化骨水和續魂花嗎?”

    古青鳥和里似乎要身上的壓力撤除,但是他們兩個都沒有動,女鬼說得對,他們沒有能力從女鬼哪里奪走化骨水和續魂花,他們只能懊惱的看著對方,覺得這個世界真是操蛋至極。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蒼老雄壯的聲音從村口傳來:“果然你出來了!這下我們要為了海靈頓小鎮,徹底清除你這個禍害!”

    古青鳥和李黍堯回過頭,就看到比利王帶著一眾村民從村子里沖了出來,手里拿著各種各樣的武器,刀槍劍戟,斧鉞鉤叉,讓古青鳥和李黍堯有點瞠目結舌,他們到底是從什么地方弄出來了這么多的兵器。

    然而現在已經不重要了,比利王一把將李黍堯和古青鳥推到旁邊,說道:“你們兩個是冒險者,沒有殺傷力,讓我們來解決這個女鬼!”

    說著,比利王就帶著村子里所有的魔族都沖了上去,各種的魔族將女鬼全部包圍了起來。女鬼大聲地說道:“你們像要殺了我?你們居然像要殺了我!當年我也是這片土地上生存著的人!是你們!是你們這群怪物,將我們的男人從身邊奪走,我們才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難道現在我們想要繼續生存下去,你們也不允許嗎?”

    比利王冷哼一聲:“你對海靈頓小鎮心存怨念,我們不主動來找你,你一定也會來找我們!就像之前你騙了好多從海靈頓小鎮出去的孩子一樣,這一次,我們一定會將你徹底消滅!不會帶有任何同情心,讓你繼續生存在這片土地上!”

    女鬼大喊一聲,與比利王等人打成一團。

    古青鳥和李黍堯在旁邊看著,看的心驚膽戰,這些魔族的戰斗,簡直是恐怖至極不斷的有頭顱和殘肢斷臂從戰場里面飛出來,雖然沒有什么鮮血,但是就這樣看起來也是讓人毛骨悚然,而且還有各種鬼哭狼嚎伴隨著打斗聲傳來,帶起了陣陣陰風,簡直就變成了人間地獄一樣。

    他們兩個找了個角落躲起來,避免受到他們的牽連,仔細觀察著這場戰斗,希望比利王他們能夠成功。這樣他們就可以拿回化骨水和續魂花,急需找到太陽船,然后完成他們的任務,毀滅這個世界,回到顯示的當中。

    戰斗很激烈,所以也沒有維持多長的時間,女鬼的叫聲漸漸變得衰弱下來,開始變成了謾罵,最后又變成了哀求,雖然被村民們圍起來,古青鳥和李黍堯看不到里面的場景,但是他們兩個知道,女鬼恐怕已經是窮途末路,再也微風不起來了,不由得讓他們感嘆,比利王這一村子的壯漢也還真不是蓋的。

    當戰斗結束的時候,女鬼已經奄奄一息了,她靠在井臺上,看著對面的這些村民,說道:“你們是殺不死我的!你們沒有把化骨水和續魂花從我身體里拿出來的辦法,只有我自己有融合化骨水續魂花 和取出來的辦法,你們那不處理,我就永遠都不會死,就算是我收到了再重的傷,最終我都會變成原樣!”

    古青鳥聽到她的話之后,眼前突然一兩,走出了角落,走到了女鬼的面前,問道:“你說,只有你有融合和分離化骨水與續魂花的辦法?”

    女鬼囂張至極,說道:“是啊!沒有辦法了吧?哈哈哈!”

    古青鳥突然好奇起來,問道:“是誰告訴你了這個辦法?是上天嗎?”

    “是我們形成之后,種子里面傳遞給我們的消息!”女鬼很自豪地說道。

    古青鳥突然就笑了:“我覺得,你被騙了!”

    “你胡說!我什么時候被騙了?”女鬼以為古青鳥在嚇唬她。

    但是古青鳥卻說:“你只想像,種子是誰給你的?是這個世界的天給你的,這個世界的規則規定了,化骨水和續魂花是為了毀滅這個世界存在的,上天給你了種子,讓你知道了化骨水和續魂花,但是他為什么會告訴你將這個世界毀滅的東西徹底抹除的辦法?不管是你,還是化骨水,或者續魂花的種子,都是這個世界毀滅進程當中的一環,世界是這樣規定的,這個世界必須有被毀滅的可能,如果你真的得到了能夠將這兩樣東西全都保存下來的辦法,冒險者又打不過你,那么這個可能性就會消失,世界規則就會崩塌,世界一樣會毀滅,所以說,你得到的這個辦法,根本就不可能是融合化骨水與續魂花的辦法,而是毀滅你自己的辦法!”

    “你胡說!”女鬼聽了古青鳥的話之后臉都白了,她雖然不想承認,但是古青鳥說的話居然這樣的有道理,讓自己不得不相信古青鳥說的話是真的,讓她覺得,這個世界是真的注定要毀滅了自己。

    她的心里開始慌了,但是下一刻,女鬼就愣住了。

    因為在她的胸口的位置,一點點的金光正在慢慢地綻放開來,然后,一株嫩芽開始從她的胸口生長出來,金色的根系漸漸地深入了她身體的每一個角落,將他的身體全都占據起來,汲取養分,慢慢地傳輸到那一株嫩芽上面。

    女鬼怔怔地說道:“怎么會?這是真的?為什么?為什么上天會這樣對待我?”

    安小語說道:“剛開始的時候,我還以為化骨水的名字,只是因為它的產生方式,后來我才知道,所謂的化骨水培育續魂花,是要將你的本體融化掉,用你的養分來滋養真正的續魂花。”

    女鬼漸漸地流下一滴眼淚,在她開始重新變得虛幻的臉上劃過,她哭到:“為什么會是這樣?”

    話音剛落,女鬼變成了虛無,續魂花終于成長起來,變成了一株懸浮在空中的 植物,化骨水的瓶子不見了,化骨水也不見了,女鬼不見了,只有這樣一株散發著光芒的花朵在空中,綻放著花朵,不過在晶瑩剔透的花瓣上,多了很多血色的脈絡。

    女鬼的那一滴眼淚在空中滑落,重新變成了一顆金色的種子,掉進了井水里面。古青鳥知道,這就是種子的傳承了,準備等待著古青鳥他們如果失敗的時候,下一個冒險者的到來。

    古青鳥將續魂花收起來,像比利王他們道了謝。

    比利王的村民們,開始收拾自己的身體,他們漫山遍野地尋找著自己被打飛的肢體內臟和頭顱,往殘破的身體上面安放,看得安小語和李黍堯眼角直跳,他們看到一些魔族因為找到了錯誤的肢體安放在身上之后變成了丑八怪,有一些因為爭執一個胳膊到底是歸屬于誰的,兩個偶組大打出手,還有把腦袋防反了的魔族走著走著撞到了樹上,然后揮刀將自己的腦袋看下來重新安上。

    不過這樣毛骨悚然的場景,卻讓古青鳥和李黍堯松了一口氣,畢竟現在事情已經告一段落,他們終于得到了續魂花,下面就需要去尋找到太陽船了,目前他們掌控的信息,就只有天上這一個線索。

    于是古青鳥和李黍堯找到了比利王詢問有關這個世界天上的事情。

    比利王思索著,說道:“其實是有這樣的傳說的,傳說這個魔界除了魔族之外,還有其他的種族,使他們在天上控制著整個世界的規則運轉,但是他們從來都不出現在世人面前,就算是最頂尖的魔族,也看不到他們的存在,只有在我們需要的時候,他們才會伸出手來做一些事情,比如說登記歸屬這種事情。”

    “那到底要怎么樣才能夠看到他們?”

    比利王說道:“據說在高聳的堪斯帕高峰上面,有一個祭壇,祭壇能夠上達天聽,讓我們這樣的凡人,得到上神的接見,不過至今也沒有人能夠爬上坎帕斯高峰,當然也沒有人能夠見到那座祭壇,更別說要見到神秘的規則掌控者了。”

    古青鳥和李黍堯互相對視了一眼,覺得這就是有關太陽船的下一個線索了,但是坎帕斯高峰這種東西,聽起來就是高不可攀的,他們真的能夠找到祭壇嗎?而且就算是找到了祭壇,也沒有人知道到底應該怎么樣使用這樣的祭壇上達天聽。

    不過他們既然都已經走到了現在,就沒有放棄的可能,他們決定先去看看再說。

    比利王送他們走的時候,痛哭流涕,對李黍堯說道:“我可愛的孩子,海靈頓小鎮永遠都是你的溫暖的家,如果你在外面受到了傷害,感到了孤獨,那就回到海靈頓小鎮里來,我們永遠都是你最親密的愛人!”

    李黍堯嘴角狂抽,和比利王道了別之后,瘋了一樣的逃出了海靈頓小鎮。

    古青鳥哈哈大笑,說道:“人家那么額歡迎你!”

    李黍堯將自己在海靈頓小鎮里面的 身份證明給拿了出來打,當場就撕了個粉碎,說道:“我這輩子都不要再回到那個小鎮里面了,在哪里的生活簡直就是生不如死,你都不知道那些男人看著我的時候,我都多難受。”

    古青鳥沒心沒肺地笑著,跟李黍堯一起找找地圖上面指示的方向,朝著坎帕斯高峰的方向而去,走了不知道多久,終于到達了卡帕斯高峰的山腳下,抬起頭來,看著這座高高的山峰,真是有些感嘆。

    這座山,居然高聳入云,抬起頭來,都看不到這座山到底有多高,一直笑實在了藍天上,藍色的巖石和藍色的天空仿佛融為了一體,讓人眼花繚亂。

    古青鳥有些郁悶了:“我們真的要爬上這樣的一座山?”

    李黍堯也是崩潰:“你說呢?”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前三组快乐十分黑龙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