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激戰(一)

作者:魔癮少年 |字數:6834

人氣小說: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穿越之細水長流白日夢我住在男神隔壁[穿書]火影之商城系統跟喬爺撒個嬌都市極品醫神一窩三寶:總裁喜當爹

    ()    (求加入書架和推薦票)

    看著扎來的長槍,李羅瞳孔縮到了極點。

    結束了嗎?

    絕不!

    李羅內心嘶吼著,把身力量向著雙臂灌注而去。能劈開!雖然雙手不住的顫抖,一股別樣的感覺一下涌上李羅的心頭,雙臂突然暴漲了一圈有余。

    同時,李羅的靈魂在這一刻好似升華了一般,一股股神秘的波動向著十字劍劍身灌注而去。

    十字劍上驟然一亮,刺目的紫色光華遍布整個劍身,一股強橫無比的意志向著四面八方一掃而去。

    這一刻,身的細胞好似在這股靈魂意志下瘋狂運轉,一股股斗氣和法力順著雙臂向著劍身涌動而去。

    “喝!”

    一股難以抑制的自信一下涌上李羅心頭,口中怒喝一聲,雙臂一個模糊,十字劍從黑色長槍襲來的軌跡上一掃而過。

    嗡~!

    一股詭異的波動向著四面八方擴散而出,李羅和基爾特拉斯交錯而過。

    沒有什么刺耳的金鐵摩擦聲,好似兩人只是簡單的交換了一個位置一般。

    但下一刻。

    黑色長槍上流光一閃,鏗的一下從中間斷裂了開來,基爾特拉斯右臂嗤的一聲悶響,齊肩斷裂而開,胸口上更是多出了一道一米多長深可見骨的血壑!

    “什么!”

    基爾特拉斯看著斷裂的巫器,面色大變,猛然向著后方退去。

    李羅在砍出這一擊后,僵立在了半空中,雙目緊閉,把頭微微抬起,雙臂更是一手拿劍一手空出的張了開來。

    這種模樣,像極了在感受著什么。

    遠處,基爾特拉斯手臂斷裂之處,開始肉芽盤轉好似要漸漸生長出來,但隨后便在一陣絮亂的電芒和紅褐色光芒下,砰!的一下炸裂開來。

    “竟然能阻止我傷口的愈合!該死,難不成你這個巫師領悟了武道世界的劍意!?”基爾特拉斯看著爆裂開的傷口,難以置信的說道。

    “劍意?”李羅聞言,緩緩轉了過來,看向了基爾特拉斯:“跟我好好說說武道世界吧,這樣我讓你死的痛快些。”

    基爾特拉斯面色一變,一股殘暴之極的怒意升騰而起。

    “讓我死的痛快?大言不慚!本統領殺死的劍客,足夠鋪滿這整片腐爛森林了,就憑你?!”基爾特拉斯冷聲說道,口中開始念動起不知名的咒語,渾身邪能翻滾下,傷口處的電芒和紅褐色光芒盡數褪去,手臂再一次長了出來。

    不過,此刻基爾特拉斯的氣息明顯弱上一些,不再有了那份無敵般的自信了。

    “你釋放出這道劍意,靈魂力量已經消耗殆盡了吧。今天就讓你知道下二階和一階的差距!”基爾特拉斯雙目猩芒一閃,再次消失在了原地。

    正如這個惡魔所說,眼下他靈魂力近乎消耗一光,確實再也無法釋放出那種劍意攻擊了。

    但李羅毫無懼色,猛然一個轉身之下,一臉狂暴之色的基爾特拉斯已再次出現在了其跟前,并一把往其頭頂閃電般抓下,虛空之中一下多出一道道黑痕。

    先前李羅實力雖稍遜這個惡魔,此刻惡魔實力下降之下,更是一股自信充斥在心間。其目中精光一閃,幾乎想也不想的手臂一動,一只手中十字劍便化為一道紫色殘影,并后發先至的狠狠砍在了其胸口之上,同時另一個手五指并握,肌肉如同銅澆鐵鑄的一般高高隆起,狠狠向著上方惡魔的爪子一掏而去。

    “轟”的一聲氣爆聲!

    李羅眼前墨綠色身影一閃,基爾特拉斯身軀一顫,竟被其一擊的斜飛了出出。

    基爾特拉斯飛出的同時,胸口原本恢復過來的傷口處突然亮起一道刺目的紫色光華,并嗤地下重新裂來。

    這一幕,不僅讓遠處還在和眾多巫師交戰的其他二階惡魔嚇了一跳,其中一個惡魔更是臉色大變!

    基爾特拉斯可是惡魔中大統領的存在,肉身之強,隨隨便便就能手撕亞龍,怎么會這么輕易的被一個人類給擊飛了出去?

    但這些惡魔不知道,方才李羅的那道劍意對其傷害究竟有多大,甚至這個惡魔大統領都消耗了三成的本源來修復傷勢!

    這一刻,這幾個惡魔都有了一絲退意。

    還沒等他們做出什么撤退的動作,接下來的一幕,卻更令他們是嚇了一跳。

    但見基爾特拉斯剛一穩住身形,李羅就一個模糊后,就再次出現在了基爾特拉斯面前,二話不說的一抬手,就是一道二米大小的紅褐色火球滾滾而來。

    如此近距離施法,別說是基爾特拉斯,就算李羅也躲不開爆炸的范圍了!

    接著。

    轟!

    一身震天炸響。

    基爾特拉斯和李羅所在的虛空中,一團熾烈紅褐色光驟然炸裂開來,化作一團火云綻放而開。

    一股狂暴氣浪,朝著四面八方涌動而去,半片一號惡魔基地都在這股沖擊波中崩裂開來,傳送門的石塊“嘩啦啦”散落一地,一個接著一個的滅了下來。被殃及的巫師學徒均是一口鮮血噴出,直接萎靡地坐在了地上。

    整個基地都被狂風氣浪不斷吹卷著,地面也開始劇烈震動,虛空中好似有無數風刃、土刃不斷在肆虐,爆炸開來的那處虛空都劃出一道道青色或者黃色痕跡,發出陣陣刺耳之極的銳嘯聲。

    青色或者土黃色的能量刃很快向著下方地面一卷而來,一陣鏗鏘噼啪的銳嘯炸響過后,墨綠色的基地地面好似被千刀萬剮了一般,裂出了一個個一米來長裂隙,并不斷有青黃二色的能量升騰而起。

    煙塵散去。

    半空中,李羅和基爾特拉斯各自退出了足有三百米遠。

    基爾特拉斯渾身好似被活剮了一般,一股股墨綠色的鮮血從身上深可見骨的血壑中噴灑而出,整個惡魔都晃晃悠悠地從空中落了下來。

    反觀李羅,身上的紅褐色能量罩在一陣連閃之下,也砰地下潰滅了開來,身上更是嗤嗤嗤!幾聲悶響,流出一股股鮮紅色的血液。

    一口喝下幾瓶治療藥劑后,李羅也緩緩降了下來。

    基爾特拉斯半跪在地上,臉色猙獰異常地看向李羅,不但沒有什么難看之色,反而滿眼的貪婪之意。其嘴角一勾,露出了一副詭異的笑意。

    李羅見此,面色一變,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下一刻。基爾特拉斯手向身后一伸,嗖地一下幾條墨綠色的能量鎖憑空浮現而出,并猛然一個晃動,便向幾個二階惡魔扎了過去。速度之快,仿若瞬移一般就扎在幾個二階惡魔的身體之上。

    幾個二階惡魔身體很快干癟下來,基爾特拉斯的傷勢也開始迅速的恢復,萎靡的氣息也還是節節攀升,轉眼間就恢復到了方才的盛時期的樣子,并且身高更是節節攀高,一下漲到了三米七幾的高度才停了下來。

    幾個二階惡魔手下身體干癟的同時,發出了一陣陣凄慘的叫聲。

    “該死的。基爾特拉斯你這個廢物,竟然要吞噬我們!”

    “這個人類不過一階巫師,就把你逼成這樣,你簡直是我們惡魔的恥辱!啊.......”

    “混蛋。快停下。基爾特拉斯!”

    幾個惡魔慘叫著,基爾特拉斯卻是充耳不聞。

    很快,幾個二階惡魔倒了下去,一個個墨綠色的虛影向著基爾特拉斯飛了過來。

    基爾特拉斯大口一張,這幾個墨綠色虛影一下被其吞入了口中,吸了進去。

    而就在此時,反應過來的其他一階巫師均是手中各色光芒大放,一個個二米大小的火球風刃和冰錐向著基爾特拉斯狂涌而去。活著的一階巫師足有二百多人,密集的法術覆蓋之下,竟隱隱比李羅方才那道法術的威力還強上幾倍不止的樣子。

    但下一刻。

    呼啦一道墨綠色的龍卷邪能風暴驟然擴散而出,化為一道墨綠色的邪能氣浪向著四面八方一沖而去。

    所有法術方一接觸,便砰地一下如同紙糊的一般碎裂開來。

    這些一階巫師更是方一被邪能氣浪沾染,便渾身元素一陣絮亂,護體光罩更是砰地一下碎裂而開,直接癱軟在地。

    “如此多的血食,足夠本統領晉升三階了!”基爾特拉斯掃視了一圈倒下的巫師,低沉地說道。

    遠處李羅聞言豁然變色,雖然受了些傷勢,但其身形立刻飛撲而出,目標赫然是基爾特拉斯所在。

    決不能讓其吞食任何巫師的血肉,不然今天就絲毫沒有勝算了!

    李羅此刻雖然受傷,但并未受傷太過嚴重,速度仍舊快的驚人,一個閃動閃動便到了基爾特拉斯身前。手中十字劍綻放出幽幽地紫色劍光,一輪紫色半月月華瞬間在基爾特拉斯身前一尺距離綻放而開。

    基爾特拉斯身體猛然一轉,手中憑空多出了一把血色大斧,其手臂一個模糊,血色大斧上血色紋路一閃,綻放出耀眼的血光,嗡的一聲,一道血色斧影便向著紫色劍光一掃而去。

    “鏗”的一聲巨響!

    紫色劍光一閃,倒卷而回。

    血色斧影也被彈得一頓,向后方稍稍仰了一下,便停了下來。

    李羅另一只手絲毫沒有停頓,甩手就是十枚紅褐色火球激射而出,轟隆一陣炸響下,在基爾特拉斯身上綻放開來。

    后者被這么多學徒級法術命中后,就連護體邪能都沒有任何的減少,面色一獰,就又是一斧頭向李羅劈了過來。

    同時,其手中黑氣翻騰,一道二米大小的黑色骷髏頭帶著冤魂厲鬼的嚎叫聲,向著李羅滾滾而來。

    李羅面色一變,身形驟然向后退去,手中十字劍反手一個模糊,便化為一道紫色劍光向血色斧影迎了上去。

    這一刻,李羅手臂突然憑空漲大了三圈有余,紫色劍芒暴漲,三米大的劍光激射而出,斬在了血色斧影之上。

    兩把巫器方一接觸,紫色十字劍突然亮起刺目的電光,更有七彩烈焰噴涌而出,驟然在血色巨斧上炸裂開來。

    血色巨斧更是墨綠色光芒一閃,驟然亮起刺目的血光,綻放開來。

    七彩和血色光芒相撞在一起,然后爆裂而開。

    一股夾雜著噼啪作響電芒的五彩斑斕氣浪向四面八方狂卷而去,所過之處虛空連連顫動,地面被生生刮掉了一層。

    李羅直接被這股巨力掀飛了出去,同時手中立馬感到一股灼熱,雙臂劇烈的顫抖下,就忍不住要把十字劍脫手而出。

    這個狀態,他也難以釋放出什么厲害的法術來。

    很快,漆黑色的骷髏頭攜帶著幽幽索命鬼哭嚎叫之音,從氣浪中滾滾而出,眨眼間便將李羅吞噬了進去。

    一股股邪惡之極的枯萎般能量在李羅周身爆發開來,就算他如此強橫的生命力,都在這一刻要凋零了一般。

    而就在此時,他脖子掛著得守護之心突然光芒大亮,一股沛然無比的銀光一掃而出,將所有黑氣都驅散而開。李羅整個人也沐浴在了刺目的銀光之中。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前三组快乐十分黑龙江